“皇上有旨,将皇后娘娘绑至刑场,动手!”

  • 作者:我旁边的旁边好胸
  • 来源:  
  • 发表于02-02 
  • 被阅读222
  • 她曾是镇国将军府的大小姐,嫁给君无焱之后也是一国皇后,如今竟让她磕头?

    见她一直不动,吴清婉也不催,只是淡淡说道:“不愿意就算了,我这人从来不喜欢勉强别人。”

    “我愿意!”她急忙开口,生怕吴清婉又让侍卫动手。

    连翘已经晕过去了,若是继续打下去,怕是真的没命了。

    “那就开始吧。”她笑了,笑的很得意。

    “是不是我磕了你就真的会放了她?”

    “念轻歌,你还有选择的权利吗?除非你真的不想救她了。”

    “我磕!”

    话落,她便真的给吴清婉咳了三个响头,原本就是受伤的额头,此时更是惨不忍睹。

    吴清婉从没有一刻像现在这样觉得舒坦过,曾经高高在上的皇后跪在她面前祈求她,她终于觉得这么多年的隐忍也是值得的。

    念轻歌擦了擦流进眼睛的血,看向吴清婉,“我已经磕了,你答应我要放了连翘。”

    “天真。”看着卑贱如尘泥的念轻歌,她冷笑出声,“经过这么多事,你还是这么天真。”

    “皇上的旨意我哪敢违背?姐姐可不要为难妹妹了。”她转身,朝门外走去,“杖毙,不死不休!”

    “吴清婉!”念轻歌想要追上去,不过侍卫们早就对她有所防备,才刚刚站起,就被人直接拦住了。

    而不远处,侍卫们又重新开始动手,那一棍棍打在连翘身上,仿佛用尽全身力气。

    不知过了过久,念轻歌被侍卫架着硬生生看他们将连翘打死,确定她真的没气之后,一个个才纷纷离开。

    到此时,念轻歌才终于得到自由,连滚带爬到了连翘身边。

    看着浑身是血的连翘,眼泪早已流干的她,撕心裂肺的喊了起来,“连翘!对不起!对不起!”

    “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啊!”

    她将连翘抱在怀中,小心翼翼的替她擦干脸庞,嘴里一直念叨着我错了三个字。

    天空飘来小雨,念轻歌就这样抱着连翘跪坐在地上,久久不曾离去……

    ……

    念轻歌是被寒风吹醒的,她不知自己什么时候晕了过去,也不知究竟过去了多久。

    “连翘……”

    她慌忙看着四周,连翘的尸首不知去向。

    除了眼前那被血染红的大地昭示着之前发生过的一切,念轻歌或许都会以为自己做了一场梦。

    冷宫的日子不好过,原本身子就瘦弱不堪的念轻歌终于还是病倒了。

    她躺在破旧不堪的木床上,回想起自己初识君无焱的那年……

    那个时候他还是不受宠的皇子,时常偷偷跑出宫门,那一年,念轻歌在城外/遇到他被人欺负,将他救下,从此,君无焱便在她心里扎了根。

    她记得那时君无焱说过,若有朝一日他成了帝王,定娶自己为妻。

    最后自己最终是嫁给了他,但那男人恐怕是早已忘了当年对自己的承诺吧。

    又或许是……他从没有将自己认出来。

    不重要了。

    念轻歌能感觉到自己越来越累,生命仿佛在消失。

    ?她想,自己应该是要死了。

    “念轻歌,你要是敢死!朕就立马下令斩了念家所有人。”

    迷迷糊糊中,她听见君无焱的话,猛然惊醒。

    睁开眼,入目的便是那个男人的脸。

    他怎么会在这里?

    “朕说过,没有朕的同意,你不准死!”男人再次开口,依旧如此冷漠。

    念轻歌回过神,看向门外,发现原来已经天亮了,看来自己昨日应该是晕了过去。

    有些茫然的看着君无焱,“你来干什么?”

    “朕乃天子,想去哪里便去哪里。”他起身,朝门外走去,“念轻歌,你记着,没有我的同意,你不准死,我要你活着受尽煎熬。”

    “死?太便宜你了。”

    君无焱走了,来也匆匆,去也匆匆,除了又给念轻歌心头添上一道伤疤之外,什么也没有留下。

    御乾宫

    君无焱从冷宫回来之后心很乱,明明他是厌恶念轻歌的,可昨晚却神不知鬼不觉的走到了冷宫,甚至还进去看了念轻歌。

    再看到她昏迷不醒的时候,竟然会心慌,会害怕……

    “皇上,臣妾给你熬了你最喜欢喝的莲子粥,趁热尝尝吧。”

    吴清婉端着粥进来,她得到君无焱去过冷宫的消息之后,便立即赶了过来,绝对不能让皇上对那个贱人有丝毫感情。

    “放哪儿吧。”

    君无焱依旧低着头看手中的奏折,甚至都没有抬头去看吴清婉一眼。

    他的态度刺激了吴清婉,眼中的恨意一闪而过,“那我给您放这儿了,您记得趁热喝,凉了可就不好喝了。”

    “嗯。”

    半响之后,吴清婉还是没走,君无焱皱了皱眉抬头看去,“还有何事?”

    “臣妾不知该不该说?”她有些犹豫的开口,仿佛很为难。

    “说吧。”

    吴清婉犹豫许久,之后才战战兢兢的开口,“念家众人入狱已久,但始终没有行刑,天启的百姓都说您……”

    “说朕什么?”

    君无焱沉着脸,龙颜不悦。

    吴清婉跪在地上,忐忑开口,“都说您忌惮念家军,不敢杀念家众人,说……没了念家,您什么都不是。”

    “砰!”

    她的话刚刚说完,君无焱便已经愤怒的将自己面前的桌子掀翻,“放肆!”

    “皇上息怒!”吴清婉立即磕头,十分委屈的开口,“臣妾也是听人说的,现在皇宫内外都在传,还有人说您对你念轻歌有了感情,所以才不对念家动手。”

    “好!真是好得很!”他冷笑,世人竟然如此看他,那他到是要做点什么了。

    “传令下去,今日朕亲自监斩念家众人,去将念轻歌给我绑到刑场,我倒是要让这天下人看个清楚!”

    “诺!”

    梅兰苑。

    侍卫破门而入。

    “你们干什么?”新兰被吓了一跳,连忙询问。

    “皇上有旨,将念轻歌绑至刑场,动手!”

    一声令下,原本躺在椅子上的念轻歌便被侍卫粗鲁的绑了起来,她还有些回不过神。

    君无焱将她绑去刑场做什么?

    =================继续看的话请拉到文章最最最最下面,点击最下面蓝色的字“了解更多”=================

    =================继续看的话请拉到文章最最最最下面,点击最下面蓝色的字“了解更多”=================

    随便看看

    不过这些侍者都没有表现在脸上,只是在心里默默的鄙视。如果姜陌会租下一尊药鼎,那么也算完成一单生意了。

    “还可以出租?”姜陌顿下脚步。

    “嗯,是的。我们这里的普通药鼎,每天的租金是一百金币,先生要租吗?”侍者点点头。

    闻言,姜陌心里一喜,“那我租三天的。”

    三天也只是三百金币而已,姜陌除去购买药材的,还剩下六百金币,足够租一尊普通的药鼎了。

    “好的,先生请随我来,交一下押金,就可以租了。”侍者说道。

    交了五百金币,姜陌便租下一尊普通的药鼎,多出的那两百金币,侍者告诉姜陌,会在他退还药鼎的时候,还给姜陌。

    做完这一切,姜陌便不再逗留,径直回到姜府之中,开始埋头炼制碧藕丹和那淬体灵液。

    现在自己不仅实力弱,而且还缺钱,如果不抓紧时间努力修炼,三个月后的成人礼上,定要被族人们嘲笑。

    姜陌心里暗暗咬牙,一定要在成人礼上,让那些曾经嘲讽奚落自己的人们大跌眼镜,如果父亲能在三个月后回来,看到自己的进步,也一定会很高兴的。 没有丝毫迟疑,简单收拾了一番,楚炎便向外走去。

    虽然天极山脉机缘不少,但也危险重重,每年都有极天宗弟子和不少宗外武者死于这山中的妖兽之口,正是福祸相依。

    楚炎当然知道这天极山脉的危险,但楚炎在到达淬体境三段之后,修炼速度明显慢了下来,仔细一想,楚炎便知道了问题所在。

    自己的身体虽然经过了白虎兽神的全力改造,但毕竟不够稳固,仍然有些先天不足,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利用天材地宝,进一步的炼化体内经脉,达到完美淬体的效果。

    走在绿荫荫的山间小路上,突然一阵银铃般的笑声传来。

    楚炎一怔,心生熟悉之感。

    只见不远处的小湖边,一对少男少女站在古香古色的小亭中,正在交谈,动作亲密,一付花前月前,亲亲我我的样子。

    那少女容颜绝美,身资高挑,肌肤雪白,一身绿色长裙衬托着她的容貌越发的动人。

    这少女不是别人,正是楚炎的未婚妻,叶媚儿。

    叶媚儿,洛南城叶家的大小姐,原是依附楚家的一个小家族,实力连楚家的龙门镇分支都不如,在主动与楚炎父亲提出结交娃娃亲后,得到楚炎父亲的扶持,其家族实力日渐强盛。

    原本按两家父母的意思,打算今年年底,就将这门亲事给办了,也好早日为楚家开枝散叶。

    和叶媚儿在一起的少年,不是别人,正是楚家本房嫡系的楚南…一位觉醒了四星武魂,淬体境四段的天才少年,最少比前楚炎要天才不少。

    这一刻…

    突然出现的楚炎发现了他们,而他们也发现了楚炎,六目相对之后,各种复杂的眼神闪过。

    “媚儿,你怎么和他在一起?”楚炎冷着脸,走到二人面前,深皱着眉头,道。

    叶媚儿的眼神有些慌乱,在楚炎直视的目光下,求助似的将眼睛看向楚南。

    轻拍了两下叶媚遥的玉手,楚南冷笑道“楚炎,你来的正好,我正式通知你,叶媚儿已经是我楚南的女人,以后不许你再见她,否则…哼!你知道后果。”

    “叶…媚…儿…!”

    楚炎没有理会楚南,而是咬着牙几乎一字一字的看着少女说道。

    “楚炎,我好好跟你说,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楚南看到楚炎的反应,眼中寒光闪动,“不要忘记你自己的身份,你不过是个废物罢了,根本就配不上媚儿。”

    叶媚儿看到楚南态度强硬,心中底气慢慢足了起来,脸上带出一丝不屑的表情,道:

    “是,楚南大哥说的对,我只喜欢他。”

    “为什么?就是因为我觉醒不了武魂?”

    楚炎虽然生气,却仍然冷静,毕竟这楚媚儿是与前楚炎定下的亲事,而自己只是受到了身体记忆的影响,多少有些气愤而已,并谈不上对这叶媚儿有啥感情,所以,不可能为了这样一个女人,而大发雷霆。

    “不错,你的天赋太差,就连我父亲也希望我离开你…”叶媚儿点了点头,脸都不红的说道。

    “天赋差?”楚炎喃喃自语着,轻笑着。

    这个世界就是这样,强者为尊,弱者只有被人欺凌的份,甚至原本的亲近之人,都会看不起你。

    “不久前,我的武魂觉醒,是三星武魂!比起你来说,只有楚南大哥这样的天才,才能照顾我,而你,连武魂都没有,甚至马上就要被赶出极天宗,注定是一辈子的废物…”

    “三星武魂?”

    “好,好,不错,不错!”楚炎笑了,轻轻点了点头,脸色越加的平静起来。

    这种女人,不要也罢!

    一转身,楚炎刚走了两步,却突然停了下来,头也不回,背对着二人,道:

    “叶媚儿,记住你今天说的话!”

    说完,大步朝着不远处的天极山脉而去,身形洒脱,不带一丝迟疑。

    看着楚炎离去的背景,叶媚儿轻皱了下眉头,她没想到,楚炎撞见她和楚南在一起的事实,居然会如此平静,

    难道他不应该哭着求自己,让自己不要离开他吗?

    抬起头来,看向山前小路,那个身影已经消失在了大山深处,叶媚儿轻轻一笑,摇了摇头道

    “记住?记住又如何,难道我还会后悔不成?可笑!”

    ……

    楚炎没有乱闯,而是走向了那片被极天宗列为宗门禁地的山群。

    这几座灵气最为浓郁的山群,被极天宗层层封锁,除非有飞天之能,否则想进入这里,只能从入口进出。

    一共三个入口,均有极天宗长老把守,楚炎身为极天宗弟子,当然进出自如。

    只不过守山长老看着楚炎的眼神,全是惊讶和震惊,他们怎么也想不到,这号称“极限三废”的楚炎居然敢一个人进入天极山脉,难道是打算跳崖自杀,或者用自己的身体供养这山里的妖兽吗?

    没有理会守山长老的复杂眼神,楚炎已经被眼前的景色完全吸引。

    遮天蔽日的大树,茂密的灌丛,花香遍地,浓郁的灵气让人精神气爽,整个大山深处,如世外桃园般令人沉醉。

    漫步在这样的景致之中,楚炎的心神慢慢放松下来。

    “吼~~~!”

    也不知走了多久,一声震耳欲聋的兽吼响起,紧接着,一头妖兽从树后跳出。

    “血齿虎兽?”

    四周大树上纷扬而落的树叶,齐唰唰的如一场树叶雨。

    这只妖兽高达两米,浑身黄白相间的兽纹,正瞪着一双血红的眼睛死死的盯着楚炎,慢步而度的四只虎掌足有脸盆大小,来回走动之间,似乎随时准备攻击。

    楚炎面色凝重,体内真气流转,身形却一动不动。

    面前这头血齿虎兽,可是黄级三星妖兽,实力堪比淬体境三段的存在,若是发起疯来,会将猎物撕扯的粉碎,全身浸血,这也是它名字的由来。

    所以,楚炎全神戒备着。

    一人一虎,对持着,不论是楚炎还是那头血虎兽,似乎都在观察对方,谁都没有主动出手。

    突然,楚炎眼中精光闪过,左脚猛的一踏。

    这一下,引得血齿虎兽兽性大发,全身的毛猛的炸开,怒吼一声,弹身跃起,巨大的身体直扑而来,眨眼间就到了楚炎眼前,大嘴一张,满是血腥气息,一对尺长的獠牙闪着寒光,狠狠咬下。

    楚炎瞳孔微缩,脸上没有丝毫惧意,瞬间,身形急速左闪,右手握拳全力砸出,带动空气,两下音爆声炸响,拳如急风,只现出一道残影……

    “轰…”

    一声巨响之下,那血虎兽的身体,居然就在半空中,被这一拳硬生生的轰碎。

    八方破,一破八伤,有死无生!

    “这八方破果然厉害,就算是在中品武技里面,恐怕也是极品!”迎着满天洒落的血雨碎肉,楚炎心中无比兴奋。

    这“八方破”在达到二重破的境界之后,楚炎完全有信心和淬体境四段者一决胜负。

    “不行,必须尽快练到更强的三重破、四重破!”楚炎眼神一凝,面沉似水,扫过地下的血虎兽碎肉,并未发现妖晶,身形一闪,如一头猛虎,消失在树林深处。

    接下来两天,楚炎找到了一个隐蔽之处,准备好好修炼一番武技。

    这是一个瀑布,从高处落下,长达近十米,水流激射,落入下方方圆三十米的一个水潭之中,爆出巨大的轰鸣声和满天的水汽。

    “这里不错!”楚炎眼睛一亮,仔细而快速的检查了四周。 回到房间,姜陌就把门关上,埋头开始修炼。

    姜陌先步入木盆中,进行药浴,待得木盆中淬体灵液将他的经脉都冲刷一遍之后,他方才从其中站起,开始准备炼制碧藕丹。

    姜陌的打算就是一边用淬体灵液浸泡身体,一边炼制碧藕丹,来辅助自己的修炼。

    他把租来的药鼎放在地上,然后从紫宸戒指中摸出一颗橙黄色的石头,这是橙焰石,一般等级较低的炼药师都是借助橙焰石,依靠元力催动其中的火焰,来炼制丹药。

    而高等级的炼药师则能够凭空凝出火焰,直接炼制丹药,省去了这繁杂的步骤。

    “这火焰石中蕴含的热量顶多只够炼制一炉丹药的,所以不容有失。”姜陌握了握拳头。

    随后体内淡淡的元气涌出,直接将橙焰石点燃。

    “轰!”火焰的焰尾窜出一尺多高,直接开始灼热着药鼎的底部。

    看到这一幕,姜陌微微一笑,只要能够催生火焰,接下来的事情就简单了。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