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方,夕阳缓缓落下,美丽的光影之下,男人紧紧牵住女人的手……

  • 作者:观音菩萨座下请保佑
  • 来源:  
  • 发表于01-28 
  • 被阅读362
  • 纪彦靖去替何雅办出院手续时,何雅支开了病房里的人。那张温婉端秀的脸,在无人之时,瞬间显现出了扭曲与狰狞,恨意都快化成了实质,若是眼神能杀人,此刻慕倾月怕是要死上一万遍了。

    “你这个贱人,竟然敢怀孕,我告诉你,肚子里的贱种别想着生下来。”

    何雅指甲都快要掐进肉里了,她苦心经营,连身子都豁出去了,以为这一次,一定能弄死这个贱人。

    可为什么,老天爷一次一次的站到了她那边,竟然在这个时候有孕了。

    这两天纪彦靖明显的心不在焉,是想着慕倾月肚子里的孩子吧!她怎么能容忍这个贱人安然无恙的把孩子生出来?

    “何雅,你倒是还活蹦乱跳的,那一刀没捅死你可惜了。”慕倾月嗤笑了一声。

    倒是很希望,这个时候何雅能失了理智,最好两人干上一仗,把肚子里的孩子给干没了。

    到时候,既能恶心到纪彦靖,又能达到自己的目的,一举两得。

    “贱人!”何雅气的,果然是克制不住自己了,一巴掌扇到了慕倾月的脸上。

    慕倾月自然不会单方面的吃亏,想要从床上蹦起来还手时,纪彦靖出现在了病房:“你做什么!”

    慕倾月抬着的手腕子又收了回去,一脸讥嘲的看着他:“英雄救美来的倒是真及时。”

    何雅阴毒的面容在男人出现后的下一秒,变的楚楚可怜:“彦靖,你不要生姐姐的气,都是我的错,我不该在你结婚以后还让你陪着我,我只是太爱你了,我求姐姐原谅我,就算是打我一顿我也受了。”

    不怪纪彦靖被骗的团团转,就何雅那入木三分的演技,就连慕倾月看了也忍不住拍手称好。

    影后都没她功底深,真是全将人生当一出戏!

    “小雅,这种人屡教不改,你不必心里有负担,我让司机送你回去。”

    何雅乖巧的点了点头,又和慕倾月假惺惺说了些让她好好休养的话语,便恋恋不舍的离开了。

    房间里只剩下纪彦靖与慕倾月两个人,气氛一下子冷了下来,她没话可说,也不想搭理他。

    “孩子生下来,我会给你一套房子,赡养费,你也不必出国。慕倾月,别再不自量力惹怒我。”纪彦靖走到了床边,摸了摸她脸蛋,瞧着养着几天有了点肉,男人心底快活了不少。

    “这是施舍吗?我不需要,纪彦靖,我们认识也有十年了吧,你爱过我吗?哪怕是一丝一毫,动过心吗?”

    他是她的执念,慕倾月知道,执念不灭,心永远都不会死。

    纪彦靖看着她,爱这个字眼,从未在他们之间出现过:“没有!”

    男人回答的斩钉截铁。

    慕倾月的胎怀的很辛苦,在医院里被软禁了三个月后,她被纪彦靖带回了南山别墅。

    如今胎稳了,要想靠着意外流掉,基本上不太可能了。况且纪彦靖严防死守,根本没有一丁点机会可寻。

    慕倾月找不到流掉孩子的机会,何雅自然也寻不着害她流产的机会。

    而纪彦靖,大概是看着她肚子里孩子的份上,彻底搬回了南山别墅,每天应酬也尽量的会在十一点之前到家,查探过她肚子的情况后,到客房去睡。

    秋天转瞬即逝,冬天到来时,慕倾月见到了在外头旅游归来的好闺蜜,清秋!

    “天呐,我不在的时候竟然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我以为你嫁给纪彦靖能幸福的,那个渣男,必须离婚。”清秋一脸同仇敌忾的表情,恨不得此刻就冲到纪彦靖的跟前,和他拼命。

    倒是慕倾月,心情已经没有起伏了:“姑娘,别傻了。等我生下孩子,我们就会离婚,到时候我就解脱了。”

    慕倾月如今日日盼着的,就是‘卸货’了,她想远离何雅和纪彦靖这两个‘瘟疫’人物。

    清秋在南山别墅呆了一整天,陪着慕倾月解闷,直到晚上纪彦靖回来了,才离开。

    慕倾月怀孕五个月的时候,第一次感受到了胎动,终于有了做母亲最直观的感觉,是欣喜,是激动,也有一点点期待。

    至于纪彦靖,这几个月和何雅闹出的绯闻沸沸扬扬,满城风雨,连网络上都在猜测,慕倾月这个正房太太什么时候正式下岗,最强小三即将上位。

    终于,时间一眨眼到了年前,慕倾月安心在家待产的时候,突然接到了何雅打来的电话。

    很意外,这个女人又要使什么幺蛾子,接通之后,何雅东拉西扯了一大堆,然后电话挂了。

    慕倾月心中暗暗的有种不太妙的感觉,似乎有什么事要发生。

    果真,晚上纪彦靖暴怒着踢开慕倾月的房门,掐着脖子问她电话里到底威胁了何雅什么,非要逼着她……自杀。

    这一招,铤而走险,釜底抽薪让慕倾月傻眼了。

    为了保护肚子里即将出世的孩子,她没有与纪彦靖硬碰硬,而是抱着他的腿,辩解道:“彦靖,我什么都没说,求你相信我。”

    纪彦靖厌恶的甩开她的手臂:“我一次次的放过你,慕倾月,你这是在自寻死路!”

    纪彦靖离开了,没有看到慕倾月那铁青的脸色,以及裤子上点点血迹。

    慕倾月最终还是被送到了医院,是她熬着疼痛,自己拨打了120救护车。十五分钟的等待,是如此的漫长,那禁受不住的疼痛一度让她晕厥。

    被送往医院的途中,加剧的宫缩伴随着破水,她痛的寒毛都快竖起来了,晕晕乎乎的被推进了手术室。

    双胎,且枕后位,顺产是不太可能了。医生要求丈夫签字同意手术,可打了纪彦靖两次电话,都是占线中。

    最后,事态紧急,慕倾月自己签上了名字。

    胎儿娩出后,突然发生了意想不到的情况,大出血,子宫收缩乏力,腹腔一下子被创面涌出的血灌满了。

    饶是见过大场面的医生也被这经济情况吓坏了:“快,上止血带,让血库备血,还有给她丈夫打电话,人随时都会保不住的。”

    慕倾月意识渐渐地模糊了,周遭紧张的气氛让她知道,自己怕是遇到大麻烦了。

    还没见一见两个孩子,还没抱一抱她们,她就要死了吗?

    慕倾月昏迷前,听到身旁给纪彦靖打电话的医生手机里,传出了一道冷冷地女音:“彦靖说了,保住孩子就好,至于大人……你们尽力而为吧。”

    接下来,说了些什么她便再也听不见了,眼皮上像是灌了铅,重的阖了上来。

    慕倾月死了!

    这个消息就像是一个重磅炸弹,炸的纪彦靖整个人都疯狂了。

    他不相信,命那么硬的女人,怎么会就这么死了,一点痕迹都没有的死了,明明前两天还活蹦乱跳的。全世界,谁都可能死,唯独慕倾月,她不可能舍得去死。

    纪彦靖赶到了医院,未曾去保温箱里看看两个宝宝,直奔给慕倾月做手术的手术室,揪着主刀医生的衣领,阴瘆着,开口:“慕倾月呢?告诉我,你把我女人弄哪儿去了。”

    “你就是她丈夫?你还有脸跑来这里质问我?她大出血,命悬一线的时候你在哪儿?你根本就不配……”

    死了!真的是死了吗?那个心思毒辣的女人,那个祸害真的死了?

    继续看请拉到文章最最最下面,点击最下面蓝色的字“了解更多”

    其他

    “徒儿,其实你这么说是并不全对,待武者随着修为的提高,当达到一定的境界之后,撼山拔岳是十分轻松的事情,纳乾坤于掌中的大能为师也曾听人说起过,现在的你才刚刚置身于修炼的天道之上,至于你能走多远,走多久,还要看你自己的造化。”武先生看着夏阳有些低落的心情说道。

    “是,师父!徒儿又让师父担心了!”夏阳眼睛之中渐渐恢复神采,对着武先生说道。

    武先生点点头说道:“修练一途,当顺天道,亦不可全置之,但凭本心!”说完之后武先生便转身朝着远处走去。

    夏阳似懂非懂的看着师父远去的背影,一时之间又陷入沉思之中!

    吃过晚饭之后的夏阳,斜躺在崖顶的一颗树上,看着夜空之中无可数计的繁星,血月早已不见了踪迹。夏阳奇怪的是,越到红叶森林深处,气温好像并没有什么变化,若是在红叶城的话,此时早就已经凉意甚浓了。不再去关心这些,夏阳决定开始修炼,体内的灵气虽然充足,但是想到施展覆雨翻云最是消耗灵气,那么自己还是要尽快的积累体内的灵气。

    跳下树来,看今晚的天色应该不会有雨,夏阳决定今晚就在这里修炼了。于是乎夏阳对着身边的小黑说道:“小黑,今晚我要在崖顶修炼灵气,我将你送回山洞之中吧!”

    “不用哥哥,我也在上边继续吞噬炼化狮身蝎尾兽的妖核就可以了!”小黑低吼数声,传音说道。

    既然小黑执意如此,夏阳也就没多说,点点头对着小黑说道:“我去告诉师父一声,免得师父担心!”刚刚说完,夏阳还没来得及动身就听到武先生传来的声音。

    “我已经知道了,你就安心的在崖顶修炼灵气吧!”

    夏阳一愣,随即大声说道:“是,师父!”说完之后,夏阳便来到一块巨石之旁盘膝坐下。深吸一口气,夏阳缓缓的闭上眼睛,将心神内视经脉,发现自从自己的修为达到凝气境之后,劲气在体内运行的速度变得确实要快了许多,夏阳并没有急于修炼灵气,而是先去观察劲气运转之后,会衍生多少的劲气。于是乎,夏阳调匀呼吸,心神静静的观察者劲气的变化。

    稀少的劲气在宽阔的经脉之中说不上快慢的流动着,夏阳仔细的观察着劲气,一个周天,又是一个周天的往复循环着,不到一个时辰,夏阳的劲气就完成了七个周天的运转,此时夏阳看到,从经脉之中,渐渐衍生出一丝丝的劲气,只见劲气犹如蚕丝一般细腻,一丝、两丝、三丝,一直增加到七丝之后,全新的劲气才没有衍生。夏阳看着这七丝劲气很快的融入到劲气之中,并没有感觉到丝毫的可惜,毕竟在他还是炼体境的时候,衍生的劲气根本就很难发现,现在不仅肉眼便清晰可见,而且劲气在经脉之中运行的速度提高了一倍有余,所以夏阳看到这一节骨之后非但没有失望反而异常高兴!

    平缓了心中有些激动的心情,夏阳便将注意力从经脉之中的劲气转到灵海之中,此时灵海之中一切都还是照常的运行着,深吸一口气,夏阳的心神调动灵海内的雾化了的灵气,灵气一出灵海便犹如脱了缰的野马一般,直接朝着空旷的经脉之中运转,幸好的是灵气比没有对夏阳的经脉造成损伤,心神看着在经脉之中毫无规律运转的灵气无奈一笑,不过心神并没有继续放纵灵气在经脉之中任意妄为,而是迅速调动精神元力控制灵气。毕竟他也不清楚任由灵气如此,会不会对身体造成伤害。夏阳虽然极力的调动精神元力控制经脉之中乱窜的灵气,但是也需要一点点的时间,就在这几个呼吸的时间内,一部分灵气突然窜出经脉之中,而夏阳立即调动精神元力想要将逃窜到经脉之外的灵气收拢到经脉之中时,意外的事情竟然发生了。

    只见原本在淬炼完內腑之后,那时所爆发的五行之气突然间在此刻,又从五脏之中再次涌出。只见五色之气犹如火山爆发一般,迅速从五脏之中涌出,眨眼之间便将在夏阳体外的灵气包围,随即在夏阳目瞪口呆的神色中,各自收回。五脏除了闪过一丝亮光轻微的蠕动一下之后,便毫无动静了,就连刚刚出现了的五行之气也不再露出行踪。夏阳被这一幕震得一惊,心神立即调动精神元力前往五脏区域,还好的是通过精神元力的仔细查看,夏阳并没有五脏有任何异样的感觉。夏阳微舒一口气暗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难道。。。?”似乎想到了什么,夏阳不确定的传音说道:“精神原力,你出来!”

    “你找我?”没多久精神原力慵懒的声音传了过来。

    夏阳立即将刚才的事情说了一边,同时问道:“这是不是和我的先天之体有关?还有,灵气被五脏纳入其中,是不是和劲气淬腑一样?”夏阳问完之后,心中满是期待,这个问题才是夏阳所想要知道的,因为若自己猜测的结果是对的,那么,首先一点自己的內腑将是其他武者强度的数十倍,这样的话在与强于自己的敌人厮杀的时候,自己內腑受创的程度就会大大降低。第二点也是最为重要的一点,那就是重新淬炼一次內腑之后所带来的全面提升,结果将是劲气运行的速度和衍生的速度都将加快许多,那是自己的劲气恢复就会缩短时日,更不用说淬炼完成之后,五行之气的衍生了!所以夏阳才如此的激动。

    看着夏阳眼中迫切的心情,精神原力也没有和夏阳兜圈子,而是直接了当的说道:“不错,正是因为你的体质是先天之体,所以,你的內腑要比普通武者要对淬炼一次,而且这一次是在你体内有灵气存在的情况下,而先天之体在一般情况之下,也只有达到凝气境之后才能开始第二次內腑的淬炼,但是你却不同,早在你啐体七阶的时候,你的体内便已经有了灵气的存在,所以,你的第二次內腑淬炼在那是就已经展开了!”精神原力不仅告诉了夏阳真相,而且还告诉了夏阳灵气淬腑早就在夏阳的身体内发生过了,只是夏阳始终没有察觉罢了。

    夏阳听了精神原力的话,先是心中一喜,接着听到最后是,心神之中满是惊讶,于是夏阳疑惑的问道:“为什么之前我未曾感觉到过?”

    “那是因为灵气的熟练太少,还有一个原因,就是灵气珠对于灵气的控制非常强悍,所以才没有被你发觉。本来我正要告诉你这件事情,不过既然你已经知道了,那也就不用我再说了,还有灵气淬腑和劲气淬腑不同,并不像劲气那般,你只要将领海之内的灵气调动出来供內腑吸收就可以了。”说完之后的精神原力便又消失在夏阳的眼前。

    夏阳听了之后一愣,没想到灵气淬腑竟然如此简单,不需要像劲气那般,想到劲气淬腑时那复杂的过程,夏阳确实不想再重复一遍,不过若是灵气和劲气一样都需要同样的过程,那么夏阳也仅仅只是说说罢了,他会毫不犹豫的按照劲气淬腑的方法用灵气再次淬炼內腑。

    夏阳松了一口气,灵气突然被內腑所吞噬的这件事又耽搁了一些时间,想到“修炼覆雨翻云枪法需要消耗很大的灵气,霸王枪法消耗多少灵气自己目前不清楚,因为当时的自己已经陷入了昏迷,而现在內腑有需要灵气的重新淬炼,看来最近一段时日,自己只能抓紧时间凝聚灵气和将覆雨翻云枪法學会为重点了”想到这儿夏阳不由的嘴角露出一丝笑意,于是乎他屏气凝神,开始调动经脉之中的灵气开始运行,随着灵气在体内运行,就见在鹰嘴崖的崖顶之上,以夏阳为中心,方圆数十丈内的空气之中一丝丝稀薄的犹如雾气一般的灵气,像是受到了某种神秘的召唤一般,开始缓缓朝着夏阳缓缓的汇聚而来!

      相关阅读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