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散文:《夏日随笔》

  • 作者:歌声飘过桃花江
  • 来源:  
  • 发表于07-14 
  • 被阅读1221
  • 文/沧州九五(谢同军)

    节气是个奇怪的东西,到了三伏天就酷热难当了。

    告别了春天的芳华、芳香、春风、春雨……度过了麦收,来到了酷夏。

    习惯了山地车的骑行,歇班骑行锻炼也别有一番情趣。

    乡村的道路没有城市的繁华和喧嚣,半晌午的时候,已经没有了上班时的热闹,只有三三两两遛弯的人群,河堤刚刚修好的水泥路整洁光亮,两边十几米高的大杨树郁郁葱葱,偶尔的一缕缕清风刮来,却只能在蝉声此起彼伏的间隙里听到一点点“唰唰”的响声,也许是太热的缘故,鸟的叫声更是稀疏,河堤树荫下的风凉好像比村子里要强很多。

    不远处的沧廊高速上车流依旧,断续的喇叭声时而传来,在燥热中显得有气无力,似乎这些大小车辆也尝到了热的煎熬,也有热的苦楚。

    河堤下大片的玉米地,高矮不一,高的快齐腰深了,矮的只有一尺左右,黄土焦焦,绿苗焉焉,时近中午,热浪频频,有些萎靡不振,那些没有浇过水的小苗儿干脆半躺在地上,头伏的天气的确很热……偶尔可以看见农田里浇地的老农,扛了铁锨,肩搭毛巾在地里疏通水道,挡水筑垄,黝黑的皮肤上淌着聚滴成线的汗水,阳光下偶尔粼光一闪而逝,在希望的田野里似乎从没感到酷热难耐,时而用毛巾擦擦汗,时而拿出嘴里的香烟吐个烟圈儿,长可过膝的大裤衩下一双赤脚在地里踱着步,似乎没有感觉到地的滚烫。倒是尾随的狗儿跑来跑去蹦蹦跳跳,一会儿东一会儿西,一会儿地里,一会儿水里,一副欢欣鼓舞的样子,弄得土飞泥溅,招来一声声呵斥……,庄稼就是这样,刚刚浇过水的一面完全没有了萎靡不振,死气沉沉,打了卷儿叶子渐渐伸展开来,一片欣欣向荣的景象,颗颗苗儿昂首挺胸,耀武扬威,再看没浇水的那边截然不同……细长的塑料水笼蜿蜒在地里,犹如长长的大蟒延伸到水井的小房子那里……

    小学生们已经放暑假了,村北的学校没有了往日的热闹景象,听不到朗朗的读书声,只有操场中央的五星红旗依旧迎风飘扬,浅红色的三层教学楼和长长的围墙在烈日下独自享受着那份难耐的孤寂。倒是村里那些老人仍然坐在学校北边的水泥路边乘凉,三层楼的楼荫给他们制造了一个乘凉的新天地,这是一个小聚的场所,一个不分春夏秋冬小聚的场所,到点吃饭,到点回来上班,有说有笑的侃大山,人人自带一个小马扎,电三轮,电动车,自行车排了一拉溜儿,同时这里也成了村里新闻的传播地,张长李短每天乐此不疲的议论着,若是平时学校上学时,和接孩子的家长们赶在一起更是热闹非凡……

    古老弯曲的大运河在村东边绵延而过,已经很长时间没有下雨了,河里的水不多,但河筒里的草依然茂盛,似乎酷热与干旱和它们无关……时不时的一两只鸟儿在水面飞翔,上下扶摇,追逐嬉戏……远远的像白云一样游动的羊群,慢慢的觅食而来,偶尔传来牧羊人清脆的鞭子声……水边早早已来了几个钓鱼人,几顶红白相间的大伞在徐徐吹来的轻风里微微晃动,据说爱钓鱼的人像玩儿麻将一样上瘾,可以不吃不喝不抽但是不钓鱼可受不了,夏天晚上点上蚊子香在坑塘边照钓不误,冬天冰上砸个窟窿也能半天弄个半斤八两的……

    “呜呜呜呜……”清脆的火车笛声透过蝉鸣传来,村南朔黄铁路拉煤的火车呼啸而过,回头看看,炽热阳光穿过枝叶缝隙,斑斑驳驳的打在地上,天越来越热了……

    哎! 不知龙王爷什么时候会下一场大雨啊!

    (图片源自东方IC,与本文无关。)

    版权作品,未经桃花江美人窝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传播正能量,拒绝冷漠,欢迎投稿、订阅、评论、收藏、转发,看完点个赞再走吧!

    往期精彩推荐:

    经典老歌翻唱:三分天注定,七分靠打拼,《爱拼才会赢》!

    80后难忘的经典记忆:《八仙过海》主题曲刘凤屏现场演唱版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