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最美的守候

  • 作者:春野青青
  • 来源:  
  • 发表于07-07 
  • 被阅读1422
  • 最美的守候

    文/青草地

    偶然听到一首歌,再也没有忘记: “想想小时候,常拉着妈妈的手,身前身后转来转去,没有忧和愁。上学的那一天,站在校门口,哭着喊着妈妈哟,我要跟您走,拉住妈妈的手,泪水往下流 …… ”

    第一次听,泪流满面!多少矜持,多少冷漠,多少虚伪,多少人前的坚强,多少人后的脆弱,在这平凡的称谓面前,顷刻崩溃!

    原来,母亲是心底最软的那根弦,不敢轻易触碰,原来,母亲是岁月枝头最美的那朵花,永远不会在季节里凋零。

    沿着来时的方向,我追寻着昨天,可是,我却不知道,那双绣着老虎头的花棉鞋,被时间藏在了何方,我只看见,一个梳着羊角辫的小姑娘,悠悠晃晃,跌倒,爬起,爬起,又跌倒。你看她,站在椅子上,母亲偷偷地藏在她身后,扶着站立不稳的她,只露出一双粗糙的手。“咔嚓” ,相机定格了这温馨的镜头,就是这双手啊,牵着我,书写人生的春秋。

    时光悠悠地走,爱,沉淀在心头。母亲的爱,是那辆纺车 “嗡嗡嗡” 不停地转,是那些梭子 “刷拉刷拉” 来回地游,是一匹匹红蓝格子布,是全家老老少少的衣服和铺铺盖盖的被褥。

    母亲的爱,是春天里飘荡在胸前的绿荷包,针针线线,缝进了母亲美好的祝愿。 据民间说法,青蛙吃豆豆,所以,缝个青蛙形状的绿荷包戴在胸前,可以防天花,灭水豆,避瘟邪。

    母亲的爱,是探出锅边的那根棉线,粥里,拴着一绺挂面,煮熟了,一点不剩地提进我的碗。

    母亲的爱,是那个方格子粗布新书包,陪着我开始了求学生涯的第一天。从此,每一个日子,都写满了期待,饱藏着祝福。“好好学习” 成了母亲的口头禅,我百听不厌的,却是母亲对我乳名的一声声呼唤!

    母亲的爱温暖了那些油灯闪亮的夜晚。我认认真真地写着字,母亲一边纳鞋底,一边看,母亲不识字,只是提醒我,字太挤,不好看,太大了,又过于松散。那时,年幼的我有过一个小小的心愿,把每天学会的生字教给母亲,弥补母亲不识字的遗憾。我一笔一画地写着母亲的名字,母亲东倒西歪地照葫芦画瓢。然而,母亲只是写会了自己的名字,继续学习的想法,因繁重的家务劳动,成了一艘不曾靠岸的船,搁浅在岁月的港湾。

    母亲的爱是那碗拌着香油的泡馍,隔了一条时光的河,依然香气弥漫 ……

    “ 再不起就迟到了!” 不知被母亲催了多少遍,依然裹在被子里。磨磨蹭蹭,终于到了点,背上书包正准备狼似的逃窜,却被母亲一声吼住: “ 吃早饭!” “不吃了!迟到了!” 还没跨出一步,母亲已端着碗递到我面前,“今天简单,泡了个馍馍,拌了点清酱和香油。不吃早饭伤胃!”

    母亲虽不识字,却有听收音机的习惯,因此,母亲总有好多说服我的理由。我极不情愿地接过碗,母亲转身走了,可我分明瞥见母亲又轻轻撩起门帘,偷偷地看着我。其实,诱人的香味早已让我垂涎三尺,可为了表示我的不满,我专门装出无所谓、不耐烦的样子,母亲多想听我说一声 “好吃” 啊!可我,直到吃完最后一口,依然是那张不情不愿的脸!唉!多年后,母亲放下门帘离开的那一幕一直在我脑海中回旋。有一次,我有意提起这件事,尽管我一个劲儿地强调,那碗泡馍拌了清酱和香油真好吃,可母亲却摇了摇头,不记得了!母亲何曾记得丝毫的付出啊!爱,不可辜负啊!

    母亲的爱,是每年春天那一碗热腾腾的生日面!母亲的爱,是我离家时大包小包塞得满满的家乡特产!母亲的爱,是我漂泊时,心里的惦念,梦中的挂牵!母亲的爱,是我归乡时,门外巷口那个伫立的身影,那双凝望的眼!

    母亲,我写不出动人的文字来赞美您,再美的文字在您面前也是苍白、空泛。我没有动听的歌喉来歌唱您,再美的声音也抵不上您一句嘘寒问暖!

    深情的旋律又在耳边响起: “ …… 长大了以后,再拉着妈妈的手 …… 妈妈的腰也弯了,妈妈她白了头,受苦受累的妈妈哟,我要背着您走 …… 千万别松开这份最美的守候 …… ”

    母亲,女儿与您的相遇是今生最深的缘,要不,万千同类中,为什么会是您,牵着我的手,送我到人世间?

    拉住母亲的手,千万别松开这份最美的守候!千万别松开这份最美的守候!

    授权原创首发作者简介: 孙立梅,笔名青草地,原籍山东省,供职于内蒙古,偶有作品发表在报刊杂志及网络微刊。不求轰轰烈烈,只愿时光流过,青青草地氤氲一抹淡淡的青葱绿。

    感谢图片原创者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