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栀子随笔

  • 作者:散文阅读
  • 来源:  
  • 发表于07-03 
  • 被阅读929
  • 2017-12-18 伊柳 散文网

    栀子随笔

    村口的小河旁,她的手电灯光穿越竹林照射到我的脸庞,我便加快了步履向前,迎着那光的方向。抬望苍穹,星辰缀满夜空,如一个又一个清澈,晶莹,似乎又在微笑的眼眸。耳畔夏虫啼叫地响亮,在草丛间翩翩演绎着大自然的天籁音。水流欢快的歌声离我越来越近了。我敏捷地跳过青石铺,趟过小河水,迈上一截石子小坡,在黑与“明”掩映着的夜色里,翻山,涉水,仿似玲珑时光的山里女孩,终于抵达她的面前。只隐约看到她已略显微胖的身影。轻唤一声,陷入默无一言。此刻不语,思绪却停歇不了。接着眼眸里那闪烁的液体顺势滑落。幸好没有月色。

    我在前,她在后,她要接过我手中的东西,我未同意。闪闪星空下,就这样一前一后,不紧不慢地走着,走着。

    栀子随笔

    忽然就想起儿时去外婆家,她牵着我的小手,已经走了好远好远的路啊,一辆大客车驶过我们身旁,小小的我的身躯一把被搂进她温暖的怀抱里,我仰头看见风儿吹起她俊美面庞流泻的一摞青丝,越发映衬着那眉清目秀的年轻的面容。我要喝茶,她便去人家家里“讨”茶喝。她也背我。因为犯懒,我常常拽着她的衣角一遍又一遍的问“外婆家还有多远啊…”“看见前方的那棵大树了吗,外婆外公正站立大树下等我们呢…”她总如是温和的安慰我。只是斯人不再,我不能想象她的悲伤。

    一路想着念着,不觉已到了家门口。她便开始忙碌起来,像很多年前的外祖母。

    栀子随笔

    又坐到山村的幽窗下…桌上摆放一个古老的椭圆形的瓶子,瓶子里插着几株栀子,我知,那是母亲所为。青色的枝叶如鲜,白色花瓣虽已开始凋谢泛黄,轻轻细细地嗅了去,一股芳香依旧幽幽地钻进鼻孔,渗入血液,有一种妙不可言的舒适。世间女子珍爱美丽的情结,大约每个女子都曾有过。也曾见过江南某小巷口老妪穿了栀子花串叫卖,或是采摘几朵簪于发髻。我竟是感动或哀痛于此番情肠的。只因那被唤作“母亲”的,也曾年轻,也曾美丽…

    隐隐青山下,母亲升起了袅袅炊烟,暮色下的村庄,恬静,安详,美丽。如同那盛开过的多多淡雅芬芳的栀子花,亦是一抹温婉柔美的“母亲”情愫。此刻窗外夕阳晚照,柔和地照耀着我的文字。文字里成长着清洁的灵魂,诉说世间善美的情感。唯愿我们在乎的,安康顺遂,美丽如昔。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