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中元节上坟

  • 作者:小杨
  • 来源:  
  • 发表于01-29 
  • 被阅读272
  • 中元节马上到了,我拄着拐杖来到乡间的小路上,后面跟着一大群子孙晚辈们,浩浩荡荡。每年这个时候我必须回农村一趟,祭奠我的祖宗,或者是缅怀过去。打我记事起,这里每一寸土地都是我依恋的地方,是的,我以后死也要埋葬于此。

    和孙辈们在坟上扫完墓,香蜡纸钱炮竹一样不少留给我们的先辈们。孩子们参扶着着我往老宅走,其间路过一处老坟,坟前蜡烛火苗直窜,钱纸堆里星火跳跃,祭品上还放有浓烈的烧酒和一撮旱烟叶。望着墓碑上的照片,虽然年久,但依旧可以勾起我的回忆。

    这个人是我的隔壁二伯,在我30岁那年,夏季的时候我的爷爷去世,在埋葬的路上是二伯挑箩肩担走在前方,在烈日的炙烤下,任汗水打湿衣襟。但不幸的事,同年秋天,二伯也去了,得了直肠癌晚期,在痛苦折磨中弃世,享年59岁。

    再往前走,又是一座老坟,埋葬的是我远房的姑爷,坟被后人修葺得很是华贵。他和我的二伯同龄,但先于二伯早走几年,死于肝癌晚期,我清楚地记得,那年我20几岁,刚学会打麻将,每天混迹于姑婶叔表堆里,打着一块小麻将不亦乐乎。有一天这个姑爷输着液,脸色蜡黄坐在麻将桌前等着牌友们,姑婶婶红着眼跟我说叫我陪姑爷打几圈。一场牌下来,我运气挺好,赢了几十块钱。再过几天,听说姑爷走了,哀乐也响彻整个村子。

    想到这里我已经是泪如雨下,我年轻时候的记忆,我渴望和我的亲人们团聚。我的重孙子过来,用纸巾轻轻搽舐我的双眼,对我说道:“高祖奶奶,我们回去吧,你的眼睛本来就不好,再被这些炮竹烟火熏到了可怎么得了啊?”我点了点头,孩子们搀扶着我回到老宅。

      相关阅读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