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异地恋要坚持下去真的好难,思念时却不能见面无疑是种折磨

  • 作者:阿德说故事
  • 来源:  
  • 发表于02-02 
  • 被阅读684
  • 电话的那一头是慵懒的声音:「我累了,想睡了。」

    「好,你睡。」

    毫无眷恋地,电话彼端传来「喀嚓」的断线声。

    又是这样子的对白,这样子无奈的夜晚。她收线后挂在计算机旁默默看着他注销。蓝色接口上的小圈圈转动,她看见那绿色的上线符号转成灰色的脱机标志,心底爬满了寂寞。

    一个成熟懂事的社会人士应该要能体谅对方的工作。既然他从事服务业,一个月只有五天休假,又有十几个小时待在又闷又热的厨房里劳动,那么一天下来,他的疲倦和他为了储备明天精力而早睡,也都是那么理所当然的事情。

    她拉开毛玻璃的窗户,爬到杨台铁窗架出去的格子上。她在夜色中蜷曲着,将脸埋到双膝之间。

    「一开始你就知道他的工作性质、他就是这样的一个人。你接受了这样的游戏规则,还有什么好埋怨的?」好姐妹的话在心底流转。

    想着想着,她的眼眶湿了。她抬头,不让眼泪滑落。那是她答应过的。

    她说,跟他在一起的这段时间她是快快乐乐的,他不会看见她的眼泪。可是她好想他。就像是全身上下的每个细胞都在渴望呼喊,就像是缺水过度后涣散的意志,她想要他。好想,好想现在就见到他。

    眼泪还是滑了下来。但,只要他没看见,就不算违背了她的诺言吧?

    可是,到底要有多懂事,才能对抗寂寞呢?两百二十五公里的距离也许并不算远。可是,日复一日的想念他的拥抱,想念他的温柔,想念他又渴望与他亲近的念头慢慢侵蚀了冷静。

    虽然从一开始就知道他是一个这样子认真的工作狂,虽然从一开始就知道他把工作放在自己的前面,虽然一开始就知道这种距离,两人间的寂寞在所难免──但是,当一切真的临头了,那种痛,那种想念,那种夜半无人时的刻骨寂寞还是让人难受到想大哭一场。

    她开始痛恨自己记忆力如此之好。本来以为是天赋的能力,现在感觉起来根本就是一种折磨。刑求也不过就是这样而已吧?她这样想,干脆将脑袋埋回膝盖间,狠狠地痛哭一场。「为什么不离开呢?」这问题不只是好姐妹问过她。

    每当像这种寂寞涌上,侵蚀理智侵蚀快乐的时候,她都会哭着反问自己,离开他是不是会好一点?

    有很多很多回,她就这样坐在阳台上,一边落泪一边想:「这时候放弃的话,一切就都结束了。

    像这样子一个人坐在窗边的思念、深夜里不知道他爱不爱自己的疑问、想多说话却不敢说话惊扰他的种种挣扎,也都会结束了。」

    可是,每天每天,在固定的时间里接到他的电话。那一头里疲倦又慵懒的声音响起,偶尔还带一两声让她心疼的咳嗽。她知道那是因为他是个烟枪,而且整日滴水未进的缘故。

    她心疼。而且这心疼不会因为他是否给予承诺,不会因为他们之间的关系而有所改变。那是她所爱的人,她所眷恋的男人。

    这件事情不会因为她离开他、离开这段关系而有所改变。躺在窗边的手机响起,她抹了把脸,蹭了一下鼻子,才接起电话。

    「刚刚忘了跟你说,我这月的休排在下礼拜三。」

    电话彼端传来勉强维持清醒的声音:「到时候我要到车站接你吗?」

    她脸上漾起了期盼的微笑。

    「嗯,我到时候到车站打给你。」

    「嗯,刚刚忘了跟你说,我想你。」

    「我也是。」

    「晚安。」

    「晚安。」

    (完)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