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力,是一个人的成色

  • 作者:国学文化世界
  • 来源:  
  • 发表于02-02 
  • 被阅读449
  • 曾国藩的正襟危坐

    曾国藩年轻时曾绕道诸地回湖南,在游览中熟悉各地习俗地貌,途中盘缠用尽,无奈之下去父亲故交朋友处借钱。当时江苏睢宁知县易作梅慧眼识英雄,立即借给他白银一百两,并一眼就断定曾国藩以后定非池中之物。

    这就不得不说曾国藩的一个品质了,当时正在下雨,曾国藩冒雨进了易家客厅,易作梅远出未归,曾国藩坐等两小时。

    易作梅回家一看,直呼此人日后不简单,原来曾国藩的定力极强,坐在椅子上两小时,地上只有两只脚的水印痕迹。这期间,他正襟危坐不曾动过。

    曾国藩年少时受人启发,立志做圣贤,便定下目标写日记,从此再无间断,临死前一天仍然写日记。他的日记不是走过场,而是反省自己的所作所为,写的极为认真。

    他一生无一日不读书,晚年读瞎一只眼,仍不间断,并讲究修身养性。1872年春天,午后散步,脚麻,其子扶其回房,正襟危坐三小时后过世,临死之际仍不忘修身养性。

    苏东坡的一屁过江

    苏东坡在黄州时,有一天,诗兴来了,做了一首赞佛的诗偈:

    稽首天中天,毫光照大千;

    八风吹不动,端坐紫金莲。

    这是一首意境很高的诗,不是对佛法有相当的造诣,绝对写不出这样的好诗。苏东坡写好了这首诗,自己反覆吟哦,觉得非常满意!于是,他立刻把那首诗抄在诗笺上,用信封封好,叫佣人送去长江南岸的归宗寺,给佛印禅师看。

    黄州在长江北岸,要到对岸的归宗寺,必须渡江。

    这时,佣人上岸了,他赶上庐山归宗寺去。

    佛印禅师读到苏东坡的诗时,并不如苏东坡所预料的赞赏一番,或拍案叫绝,反而在那首诗的下端,批上“放屁”两个大字,交给佣人带回黄州。

    在黄州的苏东坡,自从佣人去后,便沾沾自喜地在等待着,他满以为佛印禅师看到那首诗时,一定会大大地赞赏,所以他一心一意在等着佳讯传来,好容易等到佣人回来了,他迫不及待地问:“师父看了怎么说?”

    佣人说:“他没说什么?只在你的诗笺上写一些字,叫我拿回,我不懂写些什么。”

    佣人说着,便把那封诗信交给苏东坡;苏东坡打开信封,抽出诗笺,看到那首诗的下端,批着“放屁”两个大字时,不禁无明火升起三千丈,勃然大怒起来!连喊“岂有此理?”

    他再仔细地推敲自己的诗,尽找也找不出那首诗的毛病;他自言自语地责怪佛印禅师道:“我这首好诗,你不懂得欣赏也罢,竟把它当做放屁,你真是太糊涂了!”于是,他决定亲自去跟佛印禅师评理,马上雇船过江,上庐山归宗寺去。

    苏东坡的船向南进,他坐在船上,虽然这时江上的清风习习地吹来,可是他这时的心,好像热锅上的蚂蚁,再也没有上次游赤壁时的心情,吟出“清风徐来,水波不兴”的名句了。

    苏东坡赶上庐山归宗寺,气呼呼地要找佛印禅师算帐,那知禅师早已吩咐客堂的知客师说:“今天不见客。”

    苏东坡听了,火上加油,再也忍受不住了!他不管三七二十一,,三步做两步地一直奔到佛印禅师的方丈室来,他看方丈室的门掩着,正要举手敲门进去时,忽然发现门扉上贴着一张字条,端正地写着:

    八风吹不动,一屁过江来。

    苏东坡看到这两句,自惭形秽。从此,他对佛印禅师,更加心悦诚服了。

    我们经常会形容一位修行者,说这位老居士很有定力,八风吹不动。

    “八风”,即是称、讥、毁、誉、利、衰、苦、乐。

    这八种是人生面对成败得失的总和。

    我们身处的大千世界,纷繁复杂,各色风声吹过我们,我们凭着内心坚持的走下去,还是搭上“顺风车”一路狂奔,是摆在每个人面前的选择。

    这定力是一种意志力、一种明辩力、一种免疫力。心有定力,则不役于物;保持定力,则笃定明志;涵养定力,则行稳致远。而丧失定力,会随波逐流,是非难辨。

    宠辱不惊,看庭前花开花落;

    去留无意,望天上云卷云舒。

    世事纷繁要有超然态度,人生起伏都应泰然处之,以一颗平常的、平静的心,对待虚荣浮名、金钱权势及其他横流物欲,不以物喜,不以已悲,真的是需要认真修练自己的定力的。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