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不读纳兰容若,女不读仓央嘉措

  • 作者:骑着蜗牛的旅行
  • 来源:  
  • 发表于02-02 
  • 被阅读172
  • 男不读纳兰容若,女不读仓央嘉措

    纳兰容若,仓央嘉措.

    这两个美丽的名字都写下过动人的情诗。

    之所以男不读纳兰容若,

    是因为男儿志在四方,

    读多了纳兰容若,

    容易让自己陷于小情小爱;

    之所以女不读仓央嘉措,

    是因为他的情诗蹈空一切,

    容易让感性的女生沉湎于幻想之中,

    不能自拔。

    很多时候

    很多人都会走错门认错人

    1683年,

    西藏历法中的水猪年。

    清王朝的康熙已经做皇帝20年了,

    北边的蒙古各部正力量强盛。

    西藏政教合一的甘丹颇章政权,

    在两个对手的环伺之下,

    危若累卵。

    当然,这一切,

    西藏小地方门隅都不知道,

    善良的农民还在自由耕种、自由恋爱、自由生娃。

    这一年,一户贫苦人家生下了一个小男娃。

    传说这男孩一出生,

    七个太阳同时出现,

    吓坏了全村人。

    两年以后,

    两个神秘的大喇嘛突然出现在农民一家,

    还带着一堆很精致的佛教法器。

    两个喇嘛举起钟磬,

    逗小男孩说:

    “这是谁的?”

    小男孩置若罔闻,

    却对一个木鱼很感兴趣,

    稚嫩地说:“这是我的!”

    接着把他看得上的东西一样一样挑出来,

    说:“都是我的!”

    喇嘛们拿起小男孩挑出来的东西,

    仔细检视了一番,

    彻底征服了:

    所有法器都带着五世达赖喇嘛的印章。

    确认完毕:

    眼前的小男孩,

    就是五世达赖罗桑嘉措的转世灵童!

    男孩的父母简直不敢相信,

    感激涕零慢慢跪下。

    但是,如果他们知道自己孩子日后的命运,

    他们也许会希望这两个喇嘛是走错门、认错人了。

    我喝水

    替别人解渴

    既然是转世灵童,

    男孩的成长就得到了严密的设计。

    比如,他的老师就由当时最负盛名的学者担任。

    开蒙第一天,

    老师教他藏文的三十个字母。

    老师念完一遍,

    他以为男孩怎么着也得念几遍才能熟悉。

    没想到老师才刚念完,

    男孩也已经背完了字母,

    并且能够准确无误地读写出来,

    还呆头呆脑似地问:

    “老师,我们平时说的话就是这些字母吗?

    不对啊,他们应该要组合起来才行啊。”

    老师惊呆了:

    天才,真是天才,

    不愧是我们将来的达赖喇嘛啊!

    普通孩子要学几个月才能掌握的藏文,

    这个男孩一天就学会了。

    学完了文字,

    男孩开始接受佛学教育,

    当然同时也要学其他课程。

    比如,要学写诗。

    后代人以为,

    达赖喇嘛里面只有仓央嘉措会写诗。

    其实不是。所有达赖喇嘛都会写诗,

    因为这是必修课程。

    只不过仓央嘉措的诗特别出色。

    他最欣赏诗歌教材《诗镜》。

    这是一部古印度的诗歌理论著作,

    第一次看见这本书,

    小男孩就问:

    “老师,这也是佛法吗?”

    老师说:“是啊,这也是佛法。

    佛法要传播,就要讲究用语。

    你学好了怎样写诗,

    将来就可以用诗歌传达你的佛学理念了。”

    结果,小男孩对写诗刻苦钻研。

    这不仅是为了满足了自己表达的渴望,

    还为了自己将来广传佛法的志向。

    人们有所保留地爱着我

    人们正在未来创造着我

    15岁那一年,

    小男孩正式在拉萨布达拉宫坐床,

    成为第六世达赖喇嘛。

    五世班禅为他授格楚戒(相当于汉地的沙弥戒),为他取了个法号——仓央嘉措。

    “住进布达拉宫,

    我是拉萨最大的王。”

    仓央嘉措的历史,

    这才正式开始了。

    仓央嘉措觉得很奇怪:

    按照惯例,

    转世灵童应该是从被确认的那一刻开始,

    就要被请到拉萨坐床。

    为什么自己直到15岁才开始成为达赖喇嘛了呢?这一切,

    要由给他处理政务的一把手——

    桑杰嘉措为他说明白:

    五世达赖喇嘛临死前,

    曾经叮嘱桑杰嘉措要将自己的死讯保守12年,

    防止北边虎视眈眈的蒙古各部入侵,

    同时抓紧时间教育转世灵童,让他赶快成才。

    不仅蒙古要打西藏政权的主意,

    连中原地区的康熙皇帝都在密切关注着这个法外之地,

    一有差池就将大军压境。

    “你知道吗,

    这是西藏历史上最混乱的时代。

    强邻环伺,危机重重,

    一不小心,西藏就会沦为阿鼻地狱。

    所以你一定要用心学习。”

    桑杰嘉措已经不只一次对仓央嘉措苦心叮咛。

    小活佛不由自主吞了吞口水,

    那是他一生中最紧张、最抱有怀想的时刻。

    除了自身

    没人为你提供任何失败的机会

    在现代人的眼中,

    仓央嘉措以写情诗著名。

    “安得世上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

    曾经惹得无数痴男怨女哀叹。

    好像仓央嘉措的一生,

    除了爱情,

    其余一切都是拖累他的东西。

    但我们都错了。

    仓央嘉措的身份,

    首先是达赖喇嘛,

    其次才是一个诗人。

    作为达赖喇嘛的仓央嘉措,

    曾经是非常奋进的。

    他所处的时代,虽然很凶险,

    但正因如此才更容易让人建功立业。

    老师曾经给他说过五世达赖喇嘛的故事:

    五世达赖名叫罗桑嘉措,

    是西藏前无古人的伟大领袖:

    他建立了甘丹颇章政权,

    维持了西藏的稳定;

    学识渊博,佛学理论尤其高深,

    而且还是布达拉宫的主要修建者。

    像仓央嘉措一样小的时候,

    16岁的五世达赖就显示出过人的领导才华:

    当时,教派上对大昭寺的管理发生了严重争执,

    有人提出借助蒙古人的武装力量摆平,

    有人提出借助当地人的力量解决,

    而五世达赖提出应该借助宗教力量。

    他的想法和能力配合得天衣无缝,

    一个政教合一的政权就这样诞生了。

    一想到先辈们的伟业,

    仓央嘉措就跃跃欲试:

    他是活佛,我也是活佛。

    第五世能做的事情,

    我第六世能做到吗?

    我也要像他一样伟大,

    甚至比他伟大!

    仓央嘉措提出要学习处理政事,

    桑杰嘉措拒绝:

    “你说要像五世一样伟大

    但五世的佛学修为不知比你深厚多少。

    身为达赖,佛学修养最重要。

    只有先成为佛学大家,

    你才能建立威望,

    治理好西藏。”

    但仓央嘉措已经听不下去了:

    “天天都是佛学、佛学,

    能不能学点实际的学问?”

    其实他的潜台词是:

    我能不能赶快学点帝王之术?

    得到的回答,

    却总是让他失望。

    今天我们都以为,

    仓央嘉措的悲剧,是时代的悲剧,

    是不得不做他不想做的事情的悲剧。

    但事实是这样的吗?

    恐怕不是。

    仓央嘉措的悲剧,

    是他急着想为众生做事,

    众生对他说:

    “你只管我们的精神生活就好了。“

    他缺乏的是潜修苦练的耐心。

    你们可以崇拜我

    但你们不可以拥抱我

    在得知不可能短时间内学到帝王之术以后,

    仓央嘉措的少年志向遭受了重创,

    彻底对做达赖喇嘛失去了兴趣。

    从此他开始无心向学,

    懒散度日。

    本来做达赖喇嘛,

    就是为了满足自己做“拉萨王”的志向。

    既然做不到,

    那我还守这些清规戒律干嘛?

    在仓央嘉措20岁那年,

    五世班禅要给他授格隆戒(相当于汉地的比丘戒),他断然拒绝,

    还请求班禅连之前的格楚戒也收回去。

    所有僧人都大惊失色:

    达赖喇嘛不出家,

    那还怎么做达赖喇嘛呢?

    仓央嘉措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师傅,我既要出家为僧,

    本应该不理世俗。

    但还要我治理一方水土,

    这明明是有违佛门耳根清净的行为。

    所以我还是不要受戒的好。“

    五世班禅无话可说,

    桑杰嘉措也无言以对:

    他们都看得出来,

    这孩子凡心炽盛,

    是再也无法静下心来敲钟念佛的了。

    也罢也罢,由他去吧。

    仓央嘉措毕竟是五世达赖的转世灵童,

    即使做出这样离经叛道的行为,

    还是深受西藏上下所有的爱戴,

    得以继续保留达赖喇嘛的名号。

    无论如何,

    众生都爱仓央嘉措。

    这个时代,

    对仓央嘉措其实不薄。

    那个女子

    满身都是洗也洗不尽的春色

    可是,尽管得到了整个西藏的宠爱,

    仓央嘉措却过起在正规僧人看来放浪形骸的生活。

    民间野史流传着很多仓央嘉措的爱情故事,

    为他的情诗构造了许多背景资料:

    他曾经被贵族小姐骗去了大量财产;

    他曾经与酿酒的少女一起,

    沉醉在声色犬马。

    而最让他刻骨铭心的,

    是与达娃卓玛的爱情。

    这个双颊酡红、恬静纯洁的少女,

    和他之前见过的所有女孩都不同。

    他爱她甚于爱众生。

    他带她去射箭、带她压遍拉萨的大小马路,

    为她写下一首首动人的情诗。

    “那个女子,满身都是洗也洗不尽的春色。

    眸子深处,花花草草,

    笑开口时,山山水水。“

    任哪一个女子都无法抵挡这样的情意绵绵。

    可是,桑杰嘉措却不能容忍达赖喇嘛的情事。

    他要仓央嘉措入山精修,

    仓央嘉措用各种理由不去。

    好吧,既然不去,

    那就乖乖待在寺中静思上师。

    这已经是最低的修行,

    仓央嘉措也只好答应。

    无奈仓央嘉措敲过多少木鱼,

    头脑里闪过最多的念头都不是历代高僧的法语,

    而是达娃卓玛的笑颜。

    在刀刃上失踪了多少情人

    他偷偷溜出去私会情人。

    达娃卓玛以为自己再也见不着仓央嘉措了,

    怅然若失。

    没想到在她突然回头那一瞬间,

    突然出现了他的身影:

    “你却擅自回头,回头便是飞花,便是我,

    到处都是被称为佛的我。

    我左眼皮上竟然跳着你,

    到处都是被称为我的你。

    你右眼皮上依旧跳着佛,

    互相用眼睛煮着对方。“

    那一天晚上,大雪纷飞。

    他从情人那儿回来以后,

    径直进寝宫睡觉,

    浑然不知道身后留下的一行脚印。

    负责看守的侍从被冻醒,

    巡视周围的时候,

    发现了仓央嘉措门外的一行脚印。

    他大惊失色:“难道是达赖的寝宫有小偷?“

    他进门查看,

    达赖正在酣睡,

    屋内悄无声息。

    侍从似乎发现了什么,

    于是反着脚印的方向走,

    一直走到布达拉宫以外,

    来到了一处住宅门前。

    在那里,

    他发现了达赖隐藏许久的情人——达娃卓玛。

    桑杰嘉措震怒,斥责仓央嘉措,

    要他解释清楚。

    仓央嘉措反倒气定神闲,

    大大方方承认了恋人的存在。

    反正我也不想出家,

    也不想做达赖了,

    你们不喜欢就赶我走吧!

    好吧好吧,随你随你。

    桑杰嘉措没想到他这么快大方承认,

    心里已经有了主意。

    几天以后,

    仓央嘉措急冲冲跑到桑杰嘉措面前,

    大声责问他:

    “达娃卓玛呢,

    你把她藏到哪儿了?“

    原来他朝思暮想的爱人,

    突然不见了。

    在仓央嘉措的不断追问下,

    桑杰嘉措不得不说出了答案:

    “她回故乡去了。“

    后来,达娃卓玛结婚生子,

    一生都没离开过故乡。

    不知道她还有没有再想起过自己爱过一个活佛。

    仓央嘉措,

    不仅失去了一生的爱人,

    从此也失去了自己世俗的灵魂。

    我走到哪里

    哪里就是危险的春天

    行为乖张的仓央嘉措,

    被觊觎西藏的蒙古头领看在眼里。

    这个头领写信给康熙皇帝告状,

    说这个六世达赖喇嘛不守清规,

    根本就是个假冒的家伙。

    此时,桑杰嘉措已经去世,

    没有人再替仓央嘉措分担。

    康熙皇帝居然信以为真,

    诏令将仓央嘉措押往北京。

    下令的是康熙,

    执行的却是蒙古军队。

    蒙古大军黑压压围住布达拉宫,

    将年仅24岁的仓央嘉措带走。

    走到哲蚌寺的时候,

    半路杀出了一队武装僧人,

    与蒙古大军短兵相接,

    救下了仓央嘉措。

    “为什么?为什么你们还要救我?“

    仓央嘉措本来是已经抱着必死的信念了。

    在虔诚信佛的西藏人民看来,

    虽然仓央嘉措是离经叛道了点,

    但还是他们最崇拜的活佛,

    活佛不能离开西藏,

    他是西藏的王,

    不能被人囚禁!

    寺内的僧人守着活佛,

    神态宁静;

    寺外的僧人拼死抵抗,

    信念坚定。

    仓央嘉措仿佛明白:

    只有自己的牺牲,

    才能保住这一方水土的安定。

    他写下绝笔诗,交给手下,

    挺身而出,走出寺庙,

    大声说:“别打了,

    我跟你们到北京去!“

    两边的人马纷纷放下武器。

    僧人们依次下跪,顶礼膜拜:

    在他们看来,

    那个为了西藏众生走入虎穴的仓央嘉措,

    一定很像佛陀的样子。

    曾经,仓央嘉措以为活佛就是“拉萨最大的王“:

    挥动至高无上的权势,

    打败四方八面的劲敌,

    安定一方,威震天下。

    但这只是世间的王。

    真正的“拉萨王“、

    真正的活佛,

    是人心中的信仰,

    在世间人看来,

    甚至是失败、挫折、牺牲的代名词。

    正如保卫仓央嘉措的西藏众生,

    正如保卫西藏众生的仓央嘉措。

    他们得到的,

    却是信仰彼岸的幸福与安定。

    领悟到这一点的仓央嘉措,

    才真正成了活佛、成了伟大的人。

    你来了,铺天盖地

    我去了,一抹浮云

    仓央嘉措被押送到青海湖的时候,

    突然死了。

    史书记载只有八个字:

    “行至西宁口外病故。“

    也有人说,

    他走到青海的时候被蒙古军队杀害了。

    也有人说,

    他大发神通、挣脱枷锁逃跑了,

    此后在南方几十年弘法利生。

    也有人说,

    他实际上被押到了北京,

    被康熙皇帝囚禁在了五台山上。

    ……

    我们不知道哪个说法是真的,

    不知道他到底去了哪。

    因为每一种说法,

    似乎都合情理,

    但一推敲也都站不住脚。

    也许最能相信的,

    只有仓央嘉措自己的绝笔诗:

    白色的野鹤啊,请将飞的本领借我一用;

    我不到远处去耽搁,到理塘去一遭就回来。

    也许已经大彻大悟的仓央嘉措,

    正骑着白鹤在云间浮沉,

    浮沉在佛的境界。

    那境界,

    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