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时候我和姐姐经常一起睡觉,但从她来了月经后变了4

  • 作者:萌宠小乖
  • 来源:  
  • 发表于07-14 
  • 被阅读1365
  • 晓钰家其实离我家不算远,平时步行过去找她,也就二十分钟,但我开着林溪的车瞎逛悠,走的是相反方向,现在猴急着去找晓钰,也顾不得什么交通规则了,直接压着双黄线掉头,火急火燎地往她家开。

    可我并未鲁莽到闯红灯,这台玛莎拉蒂毕竟是豪车,连车带人两吨重,万一出事故,把别人给撞伤就不好了。

    等红灯的时候,左边车道缓缓停下一台黄色跑车,在哪儿嗡嗡地干轰着油门,绿灯一亮,跑车直接弹射了出去,我扫了一眼,是保时捷,车牌号4个8,很吊的样子,开车的肯定是个富二代,我现在可没心思理会车主是谁,继续往前开,很快追上保时捷并从它旁边超了过去。

    没想到保时捷滴滴了两声,猛然加速,反超我之后,马上并入我的车道,速度减缓,等我距离它大概十米左右的位置,保时捷突然亮起尾灯,一个急刹车,害得我差点追它的尾!

    “草!”我堪堪刹停在保时捷屁股后面,禁不住按下车窗骂了一句。

    保时捷车窗紧闭,可能没听着,又弹射起步,很快跟我的玛莎拉蒂拉开了距离。

    要在平时,以我的脾气,非得跟他飙一飙不可,但今天我忍了,晓钰在家洗得香喷喷的,正等着我呢!

    我专注驾驶,稳步提速,前面的保时捷却又开始减速,明显改装过的刹车灯,差点刺瞎我的钛合金狗眼!我索性变道,不想跟他纠缠,可保时捷也马上变道过来,继续在我前面晃啊晃的!

    要跟我较劲是吗?我虽然没车,但驾龄也有五年了,何况林溪这台玛莎拉蒂,有500多马力,跑起来并不会比保时捷慢多少,所以我将油门踩到底,直接朝保时捷车屁股顶了上去,即将撞上的时候,我猛向右打方向,避开保时捷,超车之后,保持地板油,扬长而去。

    保时捷可能没想到我能做出这么利索的超车动作,半天没反应过来,几秒钟就被我甩出了近百米的距离,可惜,前面又是个红灯,我只得松油门,等我滑行到路口时,那台保时捷又追了上来,紧贴着玛莎拉蒂,停在我的右手边。

    我没理他,因为下个路口我就左转了,保时捷车窗按下,车主是个长相略显猥琐的胖子,高高壮壮的,肥硕的脑袋紧紧挨着保时捷顶棚,本以为他要竖个中指之类,没想到这货却看着我淫荡地笑!

    林溪的车是骚红色的,车窗贴膜颜色又很深,所以胖子应该是看不见车里的我,可能以为开这车的是个美女,所以才调戏吧!果然,我一按下副驾驶车窗,胖子脸色马上就变了,嘟囔了一句“草”,别过头去,快速拉上保时捷的车窗。

    大半夜的不呆在家里,跑马路上发病来了!

    绿灯亮,胖子又弹射出去,本以为就这么完事了,没想到他又进入我的车道,挡在玛莎拉蒂前面,不紧不慢地开着。

    我有点火大,故技重施,再次变道至保时捷右边,准备超车,胖子这次反应很快,见我要超车,他也马上提速,两车几乎并驾齐驱,但人家毕竟是跑车,我即便油门到底,也不能完全超过他,反倒被保时捷反超了半个车头,我松油门放弃,保时捷又变道到我前面,突然一脚重刹车!

    我当时就慌了,车速已经超过100公里每小时,这么近的距离,刹车肯定来不及,我猛踩刹车的同时,扫了眼后视镜,见后面没有车,赶紧向左边打方向避让,明显感觉玛莎拉蒂的后轮滑了一下,斜着冲过两条车道,差点撞上对面的一台出租车!

    我长舒一口气,还好没事,这死胖子,特么玩玩就罢了,这是要人命啊!保时捷也停在了那里,我怒而下车,快步朝保时捷走去,胖子也从车里钻了出来,不紧不慢地点着一支烟,妈蛋的,没想到这货长这么高,足有一米九,体重目测超二百五,戳在马路上跟一尊黑塔似得。

    但我的火已经起来了,岂有硬憋回去的道理。

    “草泥马!”我低吼一声,加快脚步。

    东北骂人,大都以这三个字开头,顶多升级成“我草泥马!”或者“我草你个贼妈!”之类,没啥花样,因为我们东北人不怎么骂架,都是直接开打!

    “我x!”胖子瞪眼回骂。

    “我x!”我从走变成跑,在距离胖子三米远的地方,飞起一脚直踹向他的肚子!不知是我动作太快,他没反应过来,还是他压根没想到矮一头的我敢主动出击,胖子居然纹丝没动,硬挨了我这一脚。

    我稳稳落地,胖子踉跄后退,重重撞在保时捷上,发出一声闷响。

    “你敢踹我!”胖子弯腰,捂着肚子,一脸懵逼!

    “还挺抗揍啊!”我也有点惊讶,挨了我这一脚还能说话的,真没遇到过几个,果然肉厚比较有优势!不过,既然已经打了,没有理由不打服他!于是我上去又补了一脚,这次学聪明了,没有踹他肚子,而是直接踢向胖子的脸。

    我算看出来了,这胖子是真没有打架经验,根本不懂得躲闪或者格挡,又着实挨了一脚,鼻血顿时喷涌出来,变成了大花脸!

    “你麻痹!”胖子捂着鼻子,声音有些含混,可能咬着自己舌头了。

    “知道我为啥打你吗,煞笔?”我棱着眼睛问。

    “草泥马!!”

    “我草?还不服啊!”我又踹向胖子,不过没用全力,没想到胖子这次居然灵敏地躲开了,我一脚跺在了保时捷车身上,留下一个脚印。

    刚要继续揍胖子,这货却敏捷地打开车门,钻回车里,咔哒,把车门给锁上了。

    “开门,出来!”我一拳砸向车窗,尼玛好硬,拳头生疼。

    “有种别走啊!妈的干死你!”隔着车窗,胖子冲我骂了两句,然后掏出了电话,应该是要叫人帮忙。

    卧了个槽,还特么不服!我紧咬牙关,冲着保时捷车门,一脚接一脚地踹上去,踹的鞋都掉了,胖子往前开了几米,又停下,我一瘸一拐地追上去,换另一只脚接着踹,大不了修车就是了!胖子从车里惊恐地看着我,一手拿着电话,一手开车,又往前开了十几米,等我再追过去,胖子没敢停,直接跑了。

    怂逼!我单脚跳回原地,刚穿上鞋,就听到身后轰鸣的引擎声由远而近!

    回头一看,胖子居然倒车回来,想要撞我!这我可撞不过,赶紧躲上马路牙子,正巧这里的人行道在翻新,路边码着一堆水泥方砖,我捡起一块,藏在身后,回到马路上。

    胖子急刹车,又用车头朝我撞来,我抡起方砖,丢向保时捷的挡风玻璃,然后赶紧再跑回人行道上,咣的一声,砖头正中驾驶室前方,风挡立即变成了一朵菊花。

    胖子将保时捷刹停,我看见他在车里微张着嘴,脸都吓绿了!

    看来还是板砖厉害一些,我又捡起一块,拎在手里,勾着头向保时捷走去,保时捷这次没有移动,胖子呆滞地看着我一步步逼近,一点反应都没有,我操起方砖猛砸驾驶室玻璃,但连着砸了七八下,车窗只是裂开,并未被砸破,可能是防爆玻璃吧,又砸了几下,我放弃了,丢掉板砖,回到人行道,坐在方砖垛上抽烟,等胖子下车。

    他并未下车,在车里惊魂未定了会儿,又开始打电话,不时朝我这边瞅两眼,确认我有没有逃走,我逃个屁啊,这死胖子,刚才分明是想撞死我,所以今天这事儿,没完了!

    我给晓钰打电话,说晚点才能过去,晓钰问怎么了,我说出车祸了,没事,一会儿就能处理完,晓钰说哥你别着急,我再好好洗洗。

    “呵呵,洗哪儿啊?”我明知故问地调戏她。

    “讨厌啦!”晓钰挂了电话。

    一支烟还没抽完,周边就传来很多改装车的轰鸣,一台镀成亮银色的GTR率先出现,逆着行车道开过来,停在保时捷旁边,从里面钻出三个小流氓,凶神恶煞的,手里都拎着棒球棍。

    很快,又有几台跑车出现,横七竖八地停在马路上,一共来了能有近二十人,其中有个稍微年长些的皮夹克男,呵呵,我认识他。

    我所在的位置灯光昏暗,又有个垃圾桶挡着,这帮小混混可能没发现我,正东张西望,胡乱叫嚣。

    我又点着一支烟,继续坐在砖垛上以静制动,胖子见人齐了,终于肯下车,伸手直指向我这边:“就是那个煞笔,给我干死他!”

    混混们马上冲了过来,将我团团围在当中。

    我将烟头弹飞,抄起一块砖,站了起来,视线落在为首那个皮夹克男身上,如果我没认错人的话,他叫赵雨涛。

    “草泥马,敢打我豪哥!”右手边一个小混混骂了句,率先出手,棒球棍朝我胳膊抡了过来,我们这边打架,轻易不会打头,混混也怕出人命的!

    我抬手用方砖挡,咔嚓,棒球棍直接把板砖砸碎了,什么质量啊,豆腐渣工程!

    打我的小混混楞了一下,我丢掉手里的方砖残骸,拍了拍手上的灰,依旧看着赵雨涛,他表情疑惑,可能还没认出我来。

    “峯哥?!”这货终于反应过来了,两眼放光,跟见着美女似得,“你啥前儿回来的啊!”

    “峯、峯哥?难道你是……林峯?”胖子脸色大变。

    赵雨涛狠狠瞪了胖子一眼:“草泥马的,小逼崽子,连峯哥都敢惹,还不快滚!”

    “啊!峯哥!”胖子很机智,马上将手里的棒球棍藏在身后,堆起脸上横肉,尴尬地笑,“小弟有眼不识泰山,给您赔罪了!”

    “滚!”赵雨涛低声呵斥。

    “嗯,这就滚!这就滚!”胖子讪笑着,退出人群,灰溜溜跑向保时捷,那群小混混也开始窃窃私语。

    “胖子车神,你回来。”我招手道。

    “啊?还有事儿啊,峯哥?”胖子回头,脸色惨白。

    “你叫什么名字?”我问。

    “李、李天豪。”胖子赔笑。

    听这名字怎么有点耳熟呢,但一时又想不起来。

    “我不想占你便宜,人我打了,车我砸了,气我出了,修车钱我赔给你。”我这个人向来讲道理,何况这胖子,现在是赵雨涛的弟兄。

    “不用不用,峯哥,我自己修就行了,呵呵,对不起啊,峯哥,给你添麻烦了!”胖子连连摆手,边说边退回保时捷车边,上车跑掉。

    “呸!傻逼!”赵雨涛朝胖子方向吐了口唾沫,转回我这边,嬉皮笑脸,“峯哥,啥前儿回来的,咋不打个招呼啊!”

    “回来两个月了。”我淡淡地说,接过旁边一个小混混递过来的玉溪烟。

    “没眼力见儿!峯哥咋能抽你这烟!来,抽我的!”赵雨涛从兜里摸出半包软中华,抽出一根递给我。

    我没接,摸出火机,点着那根玉溪。

    赵雨涛尴尬地笑了笑,自己也点上,叼着烟,眯着眼,勾着我肩膀:“走!峯哥,这么多少年没见了,我请你喝酒去!”

    “改天吧,还有事,先走了。”我扒拉开肩膀上赵雨涛的手,径直走向玛莎拉蒂。

    赵雨涛没说话,等我走到车边,才听见他在后面开骂:“装个几把啊!草!请你喝酒是给你面子!别她妈给脸不要脸!你以为我真怕你啊!傻逼!也不打听打听,现在西城是谁坐庄!刘健都他妈痹完犊子了,你林峯算个几把毛啊!”

    我放开拉着车门的手,回头看了赵雨涛一眼,他快速眨了眨眼,下意识往后缩了两步。

    “你喝多了。”我说完,上车,回到主车道上,在前方路口左转,奔晓钰家。

    大部分人,或多或少都有过一段黑历史,我少不经事,也算在道上混过几年,取得了一些所谓的成就,后来,在伏击“东山六鹰”的行动中,一时大意,差点被六鹰反杀,我大腿中了一刀,又被我爸一顿海扁,给我关了半个月的禁闭。

    半个月里,我想明白了很多事情,开始认识到,这些打打杀杀根本没有任何意义,最后在姐姐的感化下,改邪归正,去省城跟她一起念大学。从此,本市江湖便再没“市高林峯”这个名号,刘健没我帮衬,他那股势力也很快没落了下去。

    哈哈,这逼装的有点6啊,算了,都是过去式,不提也罢。

    现在,只要他们不主动招惹我,我并不会选择重出江湖。

    到了晓钰家楼下,我看看手机,还行,没浪费多长时间。刚要上楼,我突然想起来,忘记买小雨衣了,赶紧跑出小区,马路对面就有一家小超市,我忐忑不安地走进去,胡乱逛了一圈,有点紧张,毕竟是第一次买,要怎样才能装出经常买的样子呢?

    “先生,请问需要点什么?”一个长相甜美的女服务员绕到货架这边问我。

    “啊……随便看看,看看。”我脸刷地就红了。

    “呵呵,有些商品不在货架上,在收银台呢。”服务员莞尔一笑,走开了。

    “嗯,谢谢。”我微微点头致谢,又装模作样地逛了逛,还真没发现TT,难道她家没有?我悻悻地拿了两袋薯片,来到收银台结账,那个美女服务员已经等在这里了,好像超市里就她自己在,胸蛮大的!

    “就买这个?”美女接过薯片,扫条形码。

    “嗯……”我咬了咬牙,还是没好意思问她这儿到底有没有TT。

    “不买口香糖啊?”美女看向收银台左边的一堆小商品。

    我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以前很少去超市,缺东西都是姐姐给我买,但我也知道超市收银台旁边一般都摆放些口香糖、棒棒糖之类的。

    咦?这是什么品牌的口香糖,杜雷斯?我好奇地拿过来一条,擦,居然是三只装的小雨衣!

    “呵呵,谢谢。”我笑了,顿时对这美女好感倍增,把杜雷斯递给美女,掏钱包结账,她挺善解人意的,既让我买到了想要的东西,又避免了我的尴尬。

    “欢迎再次光临。”美女找给我钱,将薯片和杜雷斯装袋,递给了我。

    我又顺手拿了瓶益达口香糖,放在桌上,交给美女十块钱,走人。

    “哎,你的益达!”

    “是你的益达!”我回头笑道。

    美女也大方地笑:“帅哥,能把手机给我么?”

    “啊?那个……改日吧!”吓得我一哆嗦,现在的小姑娘怎么这么得寸进尺?刚送给她一瓶益达,又想要我手机!我的可是6plus,五千多块买的呢!

    我拎着塑料袋跑回小区,晓钰家窗帘紧闭,但能看出来里面亮着灯,我噔噔噔爬上楼,站在晓钰家门口,敲门三声,心脏那个跳啊,今晚是个不眠夜呀!

    门内传来细碎的脚步声,米黄色的猫眼黑了一下,咔哒,防盗门打开一道缝隙,一股晓钰身上特有的味道飘了出来,紫罗兰香,但她没出来,又趿拉着拖鞋跑回去了,等我进来,只看见晓钰害羞的逃进了另一个房间,正回头冲我羞答答地笑,那应该是她的卧室。

    这是我第一次来晓钰家里,以前最多送她到门口我就回去了,怕被她妈看见,毕竟晓钰才上高二,要是让她妈妈知道的话,肯定不让我俩继续处对象。

    虽然没问过,但从晓钰平时的穿戴就能看得出来,她家并不差钱,从这房间的装潢也可以印证我的推断,光是这装修,我就能给98分,剩下2分怕设计师骄傲。用色很大胆,紫、灰、绿、白,冷暖色系都有,但并非乱七八糟,在水晶吊灯的映照下,浑然天成,斑斓中透着奢华,奢华中又不失典雅。

    房间壁橱上点缀着的摆件,更能显出晓钰妈妈的品味,根雕、瓷器、珐琅瓶、旧式留声机、玉如意,居然还有一架叫不上名的战斗机模型,真可谓融贯古今,中西合璧!不像我那个土豪爹,往家里摆的都是些金蟾、关公、风水鱼缸,还有不知道那个煞笔送的“马上有钱”的雕塑,就是一匹奔马,背上托着枚铜钱,铜钱上还找人刻字——林毅通宝,那马屁拍的叫一个响!

    一个字,俗不可耐!

    但我关心的显然不是这些,一双标签还没撕掉的男士拖鞋,躺在地板上,可能是晓钰刚才下楼给我买的。我换上拖鞋,握着TT,激动地走向晓钰的房间,推开虚掩的门,房间里只开着台灯,晓钰已经钻进了被窝,只露出小脑袋,紧张兮兮地看着我。

    “嘿嘿,小娘子,欧巴来了!”我一进她家门就冲动了,也顾不得以前在晓钰心中竖立起来的良好形象,饿虎扑食过去。

    “等下,哥!”晓钰从被窝里伸出手,按住我的胸口,“你去洗洗吧!”

    我知道晓钰有些洁癖,每次接吻之前都得先漱口才行,更何况这次要干大事!

    “嗯。”我从床上下来,回到客厅,进了卫生间,哟,好大的浴缸,里面水已经放好了,上面浮着一层白色泡沫,我关上洗手间的门,进了浴缸,现在哪儿有心情洗泡泡浴啊!三下五除二,重点洗了洗,便从浴缸里出来,胡乱擦了擦就算完事。

    回到卧室,晓钰已经从床上下来,光脚站在床边,上身只穿一件白色小吊带衫,身体的青春弧线,清晰可见,肚脐下方露出一截嫩腰,害羞的站在那里,双手局促地不知道往哪儿放才好,头发半湿,脸色绯红,那小模样,简直了。

    “我、我紧张!把灯关了行吗?”晓钰娇羞地问,手已经伸到台灯旁边了。

    “可我想看着你的样子。”我说,第一次啊,怎么可以黑灯瞎火的呢。

    “那……就不关吧。”晓钰咬牙,又溜回床上,在被窝里一阵窸窸窣窣之后,把手伸出来,我走到床边,晓钰拉起被子,把自己蒙在了里面——此处省略前戏部分758个字。

    “我怕!”

    “放心,不会疼的。”我安慰道,好像这种时候,都是这个台词。

    晓钰微张着小嘴巴,惊恐地看着我,眼睛越睁越大,突然眉头一皱!

    文《林家有女初长成》

    喜欢这个故事的朋友,微信“黑岩阅读网”有更多后续精彩内容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