咋整,继父家的哥哥说,他把我养着么精贵可不想便宜别人!

  • 作者:我们爱小说
  • 来源:  
  • 发表于07-17 
  • 被阅读675
  • 我靠着椅背,将棒球帽檐尽量往下压,盖住了自己的眼睑,整个人有点浑浑噩噩的,直到容越拿着一杯温水递给我,我才意识到自己现在是在回京都的飞机上,“晕机药。”他没有多说的意思,直接闭上了眼睛。

    这么近距离看着他,才发现他的眼周下一圈的青紫,眉心也是隐隐透露出一丝的疲惫,这一年来,容氏在他的掌权下,更是上了一个事业的版图,可见他的拼命。

    耳边出现了一阵耳鸣,我皱起眉头,睡得并不安稳,我记得有人跟我说过,打发旅途长时间最好的方法就是睡觉,没有了等待的焦急,这样等你睁开眼的时候,便是目的地了,有的只是欢喜。

    如果离开和回去都是非所愿呢?

    “欢迎回来,容颜。”我恍惚中听到身边的容越在对我说话,可是当我听清楚说什么的时候,我又觉得怎么可能?

    我始终记得三年前他说的话,他说:“容颜,如果可以,不要再回来了。”

    三年了,就连我父亲的祭日我都没有回去。

    我醒过来的时候,容越已经醒来,他坐在旁边手里翻阅着一本杂志,微微侧目过来,“醒来了,直接回家吗?”

    “直接去容宅吧。”他听完我说的话,眉宇间的褶皱更加深了。

    那是他的家,不是我的。

    走出机场的时候,踩着这片我生活了二十多年的土地,我突然觉得眼睛有些酸涩,这里有我最美好贪恋的一切,初恋,父亲还有我为数不多的朋友们,但这里也有我最痛苦的一切,那些黑色的,血腥的,肮脏的。

    坐上车之后,冷气开得很足,倒是让我原本因乘飞机而浑浑噩噩的脑子变得清醒了。

    “这些年,凤凰路扩建了两次,整个秀丽区都整改了一次,所以跟你离开的时候有很大的不同了。”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合上了电脑,揉了揉眉心。

    车子开进临江水岸,两旁的建筑渐渐地变得稀少,时值盛夏,巨大的树冠高耸入云,遮住了大半的阳光,细碎的光芒透过树叶的缝隙洒落下来,我透过车窗抬起头看着梧桐树,恍惚之间想起了十五年前,当时我也是这样坐在车里,心里很紧张,紧张地手心都是汗,但是如今我摊开手掌心,一片冰凉干燥,果然是车内的冷气开得太足了。

    面前的大门缓缓地拉开,车子绕过中央花坛,平稳地停在别墅门口。

    容越坐在车里,陈博先是下车替他开了门,他却没有下车的意思,淡淡地瞥了我一眼,语调慵懒随意,“怎么?退缩了?”

    “容先生,激将法对我没有用。”我冷声地说,瞪了一眼收回视线,打开车门下车。

    站在别墅的门口,突然有人叫了我的名字,我抬眼望过去,从别墅门口走出来一个女人。

    “颜颜。”这个声音我其实已经有些忘了,但是在这个家,会这么称呼我的人只有她,我的母亲,叶卿秋。

    站在旁边的是她的丈夫,现任丈夫容明,虽年过五十了,但是身上带着几分学者的味道,架着一幅金丝框眼镜,看起来更加地温文儒雅,他嘴角带着温润的笑意,“容颜,回来了。”

    我点点头,目光顺势地看向了他身边的女人,她挽着容明的手臂,偏头对我一笑,缓缓地轻启红唇,“姐,欢迎你回家。”

    身后传来有节奏的脚步声,容越已经站在我的身边,“进去吧。”我并不想跟他并排走上前,所以故意慢下两步。

    容雅此时已经松开容明的臂弯,走到容越的身边,挽上他的手臂,浅笑道:“哥,你这回去英国了有没有给我带什么礼物啊?”

    容越揉了揉她的发旋,“嗯,回去的时候拿给你。”我看着他们四个人的背影,容雅是叶卿秋和容明的女儿,他们算起来才算是真正的一家子。

    容越,容明前妻沈清浅的儿子,似乎跟我一样的地位处境,但他握着公司的经济大权,再加上开拓了自己的事业版图,有谁说过的,掌握经济才更有话语权,所以容越自然也能够在这个家生存下去。

    我低着头想着明天就去买机票回s市的事情,没有留心脚下的状况,便直直地撞了上去,我抬头伸手捂着鼻子,痛觉后知后觉地才传来。

    他冷着脸看着我,“走这么慢做什么?”也是看到我此时的样子,软下声音来,“待会让顾妈妈帮你看看。”

    容雅站在旁边,笑了一下,“姐,你也真是的,怎么走个路都会撞上人呢?”我恶狠狠地看了她一眼,正要说话的时候,却被突然进来的门卫给打断了,“容小姐,陆先生来了。”

    我下意识地转过头去,门卫看到我也有点震惊,离开这个家三年,自然就只有一个容小姐了,正要回过头继续往里走去的时候,突然听到了一声娇媚可人的声音,“辰哥哥。”

    我停下脚步蹲在原地。

    “嗯。”

    我的脑子里猛然炸开,只是浅淡的一个单音节,尾调微微上扬,他说这话的时候,唇角也会随着扬起,带着几分的魅惑,都历历在目啊。

    “姐,正好你今天回来了,我还想要给你介绍一下辰哥哥呢。”容雅冲着我的背影喊道,“辰哥哥,今天我姐姐刚好从外面回来,你们可以认识一下。”

    我感觉如芒在背,这个时候已经躲不开了。

    他的眼睛盯着我,是我从未看到过的冰冷幽深,薄唇缓缓地扬起,露出一个讽刺的笑意,“阿雅,你不是说你姐姐三年前不告而别了吗?”容雅一时之间笑着不知如何作答。

    三年时间,原来改变的不只是我自己。

    “容颜。”这突然的声音让我不禁哆嗦了一下,耳边传来一道轻笑,“胆子就变得这么小了?”容越没理会我看神经病一样看他的眼神,抬起头看着站在对面的容雅和陆辰,“容雅,别站在那里了,快跟陆先生一起进来吧。”

    走进餐厅之后,陆辰朝容明和叶卿秋点点头打了声招呼,叶卿秋的眼神朝着我这边意味不明地看了一眼,我面色坦然。

    餐桌上,因为陆辰的到来,大家少不了觥筹交错一番,他们谈论着最新的股价变动,政界活动,乏味冗长的谈话,我撇撇嘴无心加入。

    我自顾自地吃着饭,“容颜,不喜欢今天的菜?”容越突然地出声让餐桌上的人停下了谈话都看向了我。

    我移开视线,低垂眉眼敛下情绪,“没,飞机上有点晕现在没什么胃口。”

    “要不要顾妈妈做点点心给你?”叶卿秋面带关怀地看着我,我盯着她看了好久,许是被我看得有些发慌,她轻敲一下我的脑袋,“这孩子,还真的是晕了不成。”

    我瞥开视线,“不用了,我吃饱了。”

    我站起来看了一眼餐桌上的人,“你们慢慢吃,我先回房了。”

    看来今晚不能离开了,我直接朝着二楼的方向走去,房间依旧是在二楼左拐的尽头,我走到一半停下脚步看了一眼右侧的书房,以前这里是没有人用的,现如今门口摆放着几盆绿植。

    卧室跟我三年前离开的样子一模一样,我是被容越堵在公司门口直接上飞机带过来的,没什么行李,躺在床上想着明天去住酒店看一些人再走,还是直接回S市。

    正当我想得出神,听到一阵敲门声,叶卿秋正站在门口看着我。

    我起身,“进来吧。”淡淡地对着她道。

    叶卿秋走到我的面前,“颜颜。”她想要触摸我的脸,伸出手却停在了半空,我当做没看到,“下面有客人,你这个女主人上来好吗?”

    “陆辰不是客人。”

    我的心再次清晰而深刻地疼了一下,“颜颜,你明白我的意思的。”

    “我当然明白,陆辰跟容雅在一起了,看你跟那个人的态度,估计八九不离十了吧。”我低沉地说。

    “我的意思是你跟陆辰之间不能再有什么了。”叶卿秋拍了拍我的手,缓缓地说着。

    我听着她的话,瞪大眼睛,不可置信地转过头来,“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颜颜,你觉得你当初跟陆辰的那点事我们会不知道吗?要说不知道估计也就容雅了!所以就像今天一样,假装不认识下去。”

    叶卿秋走了之后,我坐在阳台上想了很久,我跟陆辰的那点事。

    三年前,在我上飞机的那一秒钟,我们都是相爱的,我们甚至都没有说过一句正式地分手,但在我选择离开的那一秒钟已经写下了结局。

    陆辰离开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钟了,我就站在院子里众人的身后看着他的背影融进了夜色。

    等到他们都转身朝着大门走去时,我依旧是站在原地,容越过来的时候看了我一眼,外面的风有些大,吹乱了他一丝不苟的头发,看起来少了几分凌厉的味道,“怎么不进去?”

    他都知道,故意选择今天接回我。

    我冷笑了一声,“容先生,好算计。”

    他眼神闪过一瞬间的疑惑,一下子却又明了了,沉声道:“你以为我是故意的?”

    “难道不是吗?容先生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呢?让我猜猜,保不准是心理变态,想要看看被自己亲手拆散的鸳鸯如今相见是怎么样的一幅……”

    我还未说完的话被他打断,他一把揽过我的腰肢,两个人四目相对,鼻尖几乎就要碰触在一起,他呼吸之间喷出来的热气全部洒在了我的脸上,我瞪着他,“放开我!”

    他似乎饶有兴致地看着我发窘的样子,“你刚才话还没有说完。”

    我推搡他不开,抬起头直直地对上他的目光,眉眼弯弯地笑着说,“那容先生听好了,你容越,是我这辈子见过最无耻的人,也是我这辈子最恨的人。”

    说完,我看见他的脸陡然黑了下来,也果真缓缓地松开了我的腰肢,他的眼睛在院子旁路灯掩映下显得有些晦涩不明。

    他一声似是无奈的叹息,轻得我以为是幻觉,“你真的因为三年前的事情那么恨我?”

    “是!”

    容越的眼睛一瞬不瞬地盯着我,我的心里其实有些发毛,这眼神似乎有穿透力。

    即使他已经松开我了,可是脚下还是挪动不了半分,良久,我听到耳边一声浅淡的轻笑,“好过你忘了我。”

    我醒过来的时候外面晨光熹微,房内因为厚重的窗帘显得有些昏暗,拿起床头柜上的手机看了一眼时间,看到上面有几通倪岚的未接电话和短信,我回拨了过去,电话很快就接通。

    还未说话,就听到对面噼里啪啦一通盖过来,“你还知道给我打电话,说好一起吃晚餐却让我先走,你还给我来个消失,你现在到底在哪里?还有那个突然带走你的男人是谁啊?”

    我把手机拿开耳边,等到对面的声音没了声响才拿过来,“终于说完了?”

    倪岚大概是被我气到不轻,我轻笑,“没什么,家里有点事回来一趟,不过我很快就会回来的。”

    倪岚唔了一声,语气带着几分试探缓缓道:“容颜,你家在京都,这次回去难道这么快就又要回来吗?”

    可惜那个时候我并没有听出来,走下床打开衣柜,随意翻了一下,都是我的码数,“嗯,大概今天晚上吧,说不定还可以弥补你的晚餐。”

    倪岚那端沉默了一会儿,我放下手中的衣服,重新坐在床沿边,“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容颜,公司打算把我调到京都的总公司去工作,我还想你回京都的话,我们能继续像在s市一样。”倪岚停顿一下继续开口,“不过没关系,到时候我还是可以到s市来看你,你也有时候回京都了来看看我。”

    这三年来我在s市之所以能够生存下去很大程度上还都依靠倪岚,她比我大一岁,却她比我稳重冷静地多了,而且我在S市也只有她一个朋友。

    “那你什么时候来这边?”我回过神来轻声道。

    “下午六点的飞机,没准还能够在机场见到你。”倪岚的语气带着几分玩笑,但我此时却没有任何的心情。

    “嗯,你到的话打我电话,我去接你。”

    挂下电话,我看着窗外的天色已经大亮,换上一件普通的白T和黑裤准备下楼。

    我没想到容越竟然会从右侧的房间里面出来,这个书房现在他在用?

    他穿着一丝不苟的白衬衫和西装裤出现在我的面前,看到我走出来眼神波澜不惊,我正尴尬昨晚的情景,他已经提前越过我走下楼去。

    叶卿秋站在佣人的身边帮忙摆着早餐,整个人看起来高贵优雅,对着佣人也是笑盈盈的,我想这些年主母生活她应该适应地很好,年过四十的脸上看不出半点的风霜。

    许是听到楼梯上发出的动静,她抬起头看着我,露出笑颜,“颜颜,刚好可以吃饭了。”

    我摆摆手,直接朝着大门口走去,“我约了朋友先走了。”

    “就算是约了人,那也应该吃过饭再走啊。”她冲着我的背影道。

    容明从客厅沙发上起身,“容颜,吃完早饭我再让司机送你过去吧,你妈准备一个早上了。”

    我一阵厌恶,冷下脸来,“不用了。”我依稀能够听到身后传来容明安慰叶卿秋的话,脚下的步伐更加快了,好像身后有追着我的洪水猛兽一般。

    临江水岸周围是没有出租车的,所以我要走过梧桐大道之后才能打到车。即使是清晨,走这么一会儿路我已经薄汗淋漓了。

    我咒骂了一句,面前突然停下一辆车,我瞥了一眼黑色的车窗,绕开继续往前走去,“从这里出去要走二十分钟。”身后传来不冷不热的声音,他说的是事实,我继续向前走去。

    “上车。”

    “你特么能不能别来烦我,你不知道我不想看到你吗?非常不想!”我转身冲着身后吼道。

    我知道容越肯定没有被人这么指着鼻子骂过,我也是气极了,他的嘴角缓缓地扬起一个弧度,带着狠戾的眼神看着我,“不想看到我?那你想看到谁?陆辰吗?”

    “容越,你他妈就是一个混蛋!”我怒极,刺激得眼泪都流了出来,胡乱地抹了一把脸,转身不管不顾地朝着前方跑去。

    我没有去见陆辰,我站在京都的街头,看着川流不息的车流和人群,那是s市没有的繁华和热闹。打了一辆车,报出地名之后,我便靠在椅后背上,“小姑娘,你是来京都旅游的吗?”司机师傅饶有兴致地问道。

    “嗯。”我淡淡应声,嘴角拉扯了一下,京都的的车师傅还是那么热情。

    “哈哈,那你打我的车是对了,我开了几十年出租车了,就是个活导航仪!”

    “小姑娘,你长得这么好看,男朋友有吗?怎么没跟男朋友一起来?”我听了他的话,表情才有松动,恍惚地看向后窗,仿佛下一秒就能看到当初的那个少年。

    那时候我赌气坐上出租车离开,也是有一个师傅揶揄地问我:“小姑娘,你长得这么好看,后面那个小伙子是不是追你的?”车子最后还是停下了,陆辰拉着车门一脸铁青地看着我,“小姑娘,你男朋友还是蛮帅的。”

    “他不……”

    “谢谢师傅夸奖啊。”说着他铁青的脸色竟然缓和了,强硬地拉着我的手不让我挣脱。

    车子开到水街的门口停下了,我下车站在原地,水街是一条酒吧街的名字,此时大白天的,看起来有些冷清,烟青色的石砖堆砌在角落,因为频繁的下雨长出了不少的青苔。

    我深呼吸一口气,踏着青石板小路往里面走去,空气中都似乎弥漫着淡淡的酒味,我的心已经控制不住地开始猛跳起来,走得异常缓慢。终于停在一家酒吧的门口,看着上面已经有些泛黄的字体,如果。

    我正要走前的时候,听到身后传来一声咣当东西摔到地的声音,我转身看过去,眼眶微觉酸涩,扬起一个几日来最真心的笑容,“好久不见,乔木。”

    乔木穿着一身宽松的T恤和休闲裤,手里本来提着的早餐也似乎因为见到我太过震惊而都摔在了地上,我有些歉意地吐吐舌,“看来我找到了一个能陪我吃早餐的人了。”

    他依旧是站在原地,没有说话,良久才回过神来,喉头滑动了两下,暗哑着嗓子道:“回来就好。”

    自:若初文学网,曾有一人爱我如生命 作者:云胡不喜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