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经《蒹葭》扩写·宛

  • 作者:FadeAway
  • 来源:  
  • 发表于02-02 
  • 被阅读572
  • 你说芦苇苍苍,你喜;我望秋露结霜,我叹。叹一声你在何方,我尝探身窗外不见你来,而我踏门而出寻水深处不见你在。我驻足眺望,河岸那方身影似你一般,不知是真切还是我相思泛滥。痴得我不顾水流湍急不见源端,直顾逆流而上;更不曾想道路险阻步步难,又何况溯源路漫漫。迷煞我不问山川流水不视急速,直忙沿岸而下;或是你立于水中央,等我轻声唤。

    你说芦苇繁密,你爱;我见晨露未干,我念。念声声你在何方,我尝执意等待不见你来,可我追你而往寻花巷间不见你在。我焦急张望,水草交接恰一似你孤傲,不知是分明还是我分明想望。醉得我一心踏寻澄原不惧急湍,直顾逆流而上;更不曾忧道路险阻攀登难,又再叹水中高地繁。沉溺我不问草木河山不视锋芒,直忙沿岸而下;许似你立于水中滩,待我寻你往。你

    说芦苇稠稠,你慕;我见晨露未收,我忖。忖遍遍你在何方,我尝怀爱倚树不见你来,而换我寻遍森林云端处不见你在。我举目四顾,星辉河畔轻盈优雅若你,不知是确有还是我确有其想。惦得我不管浩浩汤汤汹涛骇浪,直顾逆流而上;更妄想要吼过滔天彰赤诚,再不叹何其路漫漫。笃然我不问寒风落叶可感哀凉,直忙沿岸而下;定有你立于水中洲,期我深情长。

      专题